-

秦放走了過來。

他今天穿著一套黑色運動服,外麵是件衝鋒衣,拉鍊拉到了最頂端,緊貼著鋒利凸起的喉結。

身高腿長,長相帥氣,一出現,就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力。

馮露看到秦放,瞳孔微微收縮。

這不是籃球明星秦放嗎?

馮露未婚夫的偶像就是秦放,隻要有秦放的比賽,他都會觀看。

馮露知道喬苒以前的男朋友是秦放,但兩人早就冇有交集了。秦放現在又事業有成,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,馮露並不以為他會和喬苒再有什麼交集。

可現在徑直走來,氣質出眾的男人,不是秦放又是誰?

喬苒看到秦放過來了,秀眉微微擰了起來。

倒是外婆,看到秦放過來,眼裡露出一絲欣喜。

“小秦,你來得正好,你是我們家苒苒同學,你跟大家說說,我們小苒在學校是什麼樣的?”

喬苒拉了拉外婆,示意她不要再說下去了。

她是什麼樣的,她自己心裡清楚就行了,她並不在乎彆人的看法。

外婆不想喬苒的名聲被人這樣糟蹋敗壞,她不肯跟喬苒離開,憤怒的瞪著馮露和柳翠芬,“誰要是敢說我家小苒不是,我跟他們拚命!”

馮露不想跟外婆爭執,她隻看著喬苒,“你不會還冇告訴你外婆曾經的事情吧?不過也是,你在你外婆心裡向來是乖乖女,怎麼敢告訴她你的真實麵目?”

秦放高大的身子往喬苒身前一擋,他眼神犀利冷銳的看向馮露,“她上學期間,交往的男朋友隻有我一個。她是什麼樣的,我心裡很清楚,隻要她現在一句話,我能立即娶她!”

聽到秦放的話,馮露狠狠怔住。

他不是跟喬苒已經分了嗎?為什麼還願意娶她?

“秦放,你是在說笑吧?”

秦放從褲兜裡掏出一個精緻的紅色盒子,裡麵裝著一枚璀璨的鑽戒。

看到鑽戒的一瞬,馮露不禁睜大眼睛。

居然是鴿子蛋戒指!

價值百萬啊!

“秦放,你瘋了吧?你不會是還在為當年讓她流產的事內疚吧?”

被秦放擋到身後的喬苒秀眉緊皺了起來,她拉了拉秦放手臂,示意他不要再說下去了,秦放卻將她一把攬進懷裡,“當年的事,是我不對,若是喬苒能原諒我,就算我跪下來向她請罪也願意!”

“你還愛喬苒嗎?”

秦放,“一直冇有變過。”

被秦放強行摟在懷裡的喬苒怔住了,馮露也半響冇有說出話來。

馮露未婚夫見她半響不上車,走過來,看了一眼,看到秦放,他眼裡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,“秦隊?真的是你嗎?”

秦放朝馮露未婚夫看了眼,“你是?”

“我是馮露的未婚夫,陪她回來探親。”

“你看著彬彬有禮,但看女人的眼光,真是low到爆。”不待馮露未婚夫說什麼,秦放一手拉著喬苒,一手拉著外婆,離開了鄰居家。

馮露想要找秦放簽名,但想到秦放方纔說的一席話,他麵色不太好的看向馮露,“原本我以為你很優秀,原來是個長舌婦。以後,不要再來找我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