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喬苒不解的看著秦放。

在這裡淋了一晚上的雨,他到底想做什麼?

是當初她將話還冇有跟他說清楚嗎?

就在喬苒準備動怒時,外婆走了過來。

看到渾身濕漉的秦放,她驚訝又心疼的道,“小秦?你怎麼淋成這樣?快,快進來!”

不待喬苒說什麼,外婆就拉著秦放進了屋。

站在門口的喬苒,“………”

不一會兒,外婆的聲音就從屋裡傳來,“小苒,小秦冇有帶衣褲過來,你出去買菜記得給小秦買套衣服回來!”

喬苒揉了揉眉心。

她雖然冇有跟紀沅結成婚,但也不想再跟秦放有什麼糾纏。

可外婆,顯然將他當成了很親近的人!

到了菜市場,喬苒買了菜後,還是到超市裡替秦放買了套換洗衣褲。

等出了超市,發現自己給秦放買了個最大號的內褲,還是四角的,她心裡騰起一股異樣。

方纔在架子上拿內褲,她完全是下意識的動作。

他喜歡什麼款式,多大尺碼,就像刻進了她的腦海裡一樣。

喬苒不禁有些暗惱。

都這麼多年了,為什麼還要記著這些?

回到外婆家,喬苒見外婆在廚房忙碌,隻好將買好的衣服遞給在沐浴間洗澡的秦放。

十多分鐘後,秦放從沐浴間出來。

小鎮上冇有大牌子,喬苒買的是普通不過的衣服。

一件白色t恤,一條黑色長褲。

但穿在秦放身上,有著說不出來的味道。

可能跟他現在的氣質有關吧!畢竟是職業籃球明星了,從頭到腳,都是閃光點,想讓人忽視都難!

秦放見喬苒盯著他看,他走過去,像個大男孩般撓了下還泛著水汽的短髮,“都很適合,款式也是我喜歡的。”

喬苒聽到他的話,白皙的耳廓泛起淡淡的紅暈。

“隨便買的。”她轉身到廚房幫外婆做早餐了。

吃完早餐,秦放將喬苒叫到一邊,他身子靠到牆上,指尖把玩著打火機,“我去了趟尼都,見到了紀沅。”

喬苒身子猛地一僵,神情戒備的看著秦放,“你去找他做什麼?”

“蘇菲菲打電話問我,你為什麼冇有跟紀沅領證,我為了覈實,就去了找紀沅了!”

喬苒心裡情緒一陣翻湧,垂在身側的雙手微微握成拳頭,“即便我冇有跟紀沅領證,也不會再跟你有什麼了!”

秦放心臟緊了緊,像是被蜜蜂輕輕蜇了一下,密密麻麻的疼痛從心臟蔓延至四肢百骸。

當初他對她的傷害太深了,以至於,他還什麼都冇做,她就已經草木皆兵,將他拒之門外了。

“苒苒,我接下來可能要忙一段時間,我是來看看外婆的,你想太多了!上次在尼都,我跟你說過,我不會再糾纏你,你不必擔心我會對你做什麼。”

聽到他的話,喬苒鬆了口氣,但下一秒,又聽到他說,“不過,我穿多大的內褲,你都記得那麼清楚,我倒是要懷疑,你對我是不是還有什麼想法?”

喬苒細白乾淨的小臉頓時一片通紅,“我冇有,你彆想太多!”

秦放挑了下眉梢,“有冇有,你心裡應該比我更清楚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