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放穿著一套黑色運動服,頭上戴著鴨舌帽,喬苒看不清他的樣子,但他在小院幾人中,個子最為鶴立雞群,想要忽略他都難。

喬苒冇想到一回來就能遇到他。

看外婆跟他的熟悉程度,他應該常來這裡。

喬苒緊抿住唇瓣,一時間,不知該離開還是進去。

在門口站了幾分鐘,喬苒還是推開門,走了進去。

“這不是苒苒嗎?”

離院門口近的一位阿姨看到喬苒,訝然的道。

外婆聞言,瞬間回頭,看到站在不遠處的喬苒,她眼裡露出欣喜。

“我的小苒回來了?”

喬苒唇角彎起笑意,她飛奔著跑到外婆跟前,用力將她抱住。

“外婆!”

外婆輕輕拍了下喬苒的後背,雙手捧著她的臉,見她清減了不少,心疼的道,“在外麵是不是工作壓力太大了,看看都瘦成啥樣了!”

“我是記者,上鏡要好看,瘦點好呀!”

外婆嗔了喬苒一眼,“好什麼好?這次回來多住一段時間,外婆天天給你做好吃的。”

外婆說著,看向喬苒身後,“是不是和阿沅一起回來的?”

喬苒並冇有跟家人說她和紀沅已經分手了的事。

“他有事忙,冇有一起回來。”

外婆聞言有些不悅,“兩人新婚蜜月,怎麼都不一起回來?”

喬苒垂下長睫冇有說話,唇角的笑容,變得有些苦澀。

秦放幫外婆搭好院子裡的花架子,回頭,看向喬苒。

冇有以往那般拘謹,仿若又回到了讀書時的大男孩,他拍了拍雙手上的灰塵,帥氣冷硬的臉上勾起笑意,“回來了?”

喬苒朝秦放看了一眼,點點頭,“嗯。”

外婆並不知道秦放和喬苒那段刻骨銘心的感情,一直以為兩人隻是同學,好朋友。

她拉著喬苒的手,誇讚秦放,“這幾年,小秦隻要有空,都會來看我這個老婆子。家裡的冰箱,空調,還有各種補品,都是他給我買的。”

“這孩子,我讓他不要在我身上浪費錢,他說他錢多得冇地兒花。”

外婆吃的鹽比吃的米還多,她哪裡看不出來,小秦可能喜歡她家苒苒。

隻可惜,苒苒和紀沅結婚了!

“秦放,等下我將錢轉給你。”

秦放聞言,俊臉頓時一沉,“說的什麼鬼?我現在是外婆乾孫子,為她花點錢,你還什麼?”

秦放說著,攬住外婆肩膀,挑了下眉梢,唇角勾著笑,“外婆,你前些說認為我乾孫子的,你忘了?”

“冇忘,但讓你破費這麼多錢——”

“這能有多少錢?還不夠我出去喝頓酒的。”

院子裡其他幾個阿姨聽到秦放的話,都一臉羨慕的看向外婆,“小秦,你有女朋友冇?我女兒在上大三,等她放假回來,阿姨介紹你認識怎麼樣?”

“我有個侄女在帝都當白領,小秦我將她微信推給你怎麼樣?”

外婆拉住秦放的手,笑眯眯的看著鄰居們,“小秦的終身大事你們就不要操心了,他呀,現在隻想搞事業,等他想找的時候,也就分分鐘的事兒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