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櫻桃睜著濕漉漉的大眼睛,清澈的眸光裡倒映著霍寒年棱角分明的英俊輪廓。

她拉著霍寒年衣袖的小手,慢慢收緊。

粉雕玉琢的臉蛋上,奶萌萌的,又有點怯怯的羞赧,“你真的是我爹地嗎?”

霍寒年被小粉糰子的樣子逗笑,看得出來,她並不是反感排斥他。

反倒,她心裡應該是喜歡他的。

他重重地點了下頭,嗓音低沉的道,“如假包換。”

小櫻桃鼓噥了下粉粉的臉蛋兒,長長的睫毛垂下,又抬起,輕糯糯的叫了聲,“爹地!”

聲音不大,但耳力極好的霍寒年,卻聽得一清二楚。

小丫頭,剛剛叫了他爹地!

霍寒年渾身血液,好似要凝固了一般。

深刻如雕琢般的英俊麵容上,露出難掩的激動和喜悅。

他坐到床畔,看著眼前的小粉糰子,嗓音低沉沙啞的開口,“你剛叫我什麼?”

“爹地,爹地,爹地——”

小櫻桃一連叫了好幾聲爹地。

儘管她不知道為什麼親生爹地變成了酷蜀黍,可素她第一次見到酷蜀黍,就好喜歡他,一點也不排斥他!

霍寒年一把將小櫻桃抱進了懷裡,漆黑的瞳孔,微微泛起了紅暈。

小丫頭一聲聲的叫著他爹地,他的心,都快要融化了。

雖然不是第一次抱小粉糰子,但與之前的幾次感覺截然不同。

這一次,他是以爹地的身份,抱自己的女兒!

小粉糰子軟軟的,奶香奶香的,抱在懷裡,便不想再鬆手!

小櫻桃被霍寒年抱進懷裡後,一開始心情也無比激動和高興,可是很快,她就喘不過氣來了。

他雙手將她抱得很緊很緊,讓她呼吸不了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小丫頭開始在他懷裡掙紮。

霍寒年見此,手忙腳亂的將她鬆開。

一臉緊張的看著她,“怎麼了?”

“嚶嚶嚶,爹地你抱得我都快喘不過氣來了啦!”

霍寒年頓時一窘。

“抱歉,我是新手爹地,冇有經驗。”

小櫻桃看到霍寒年眼中露出來的愧疚神情,嘻嘻一笑,“我不會怪爹地的啦!”

霍寒年薄唇勾起淡淡的弧度,他握住小丫頭軟嫩嫩的小手,“以後爹地做得不好的地方,你儘管說出來。”

小櫻桃眨巴著水靈靈的大眼睛,“爹地,媽咪跟我說,她和父王離婚了,以後媽咪是不是要跟爹地在一起了?”

霍寒年被小粉糰子的問題問倒了。

雖然他和小粉糰子相認了,但溫阮還願不願意跟他在一起,他心裡不是太確定!

畢竟兩人分隔的時間太長,還有不少現實問題,阻隔在彼此之間。

見霍寒年沉默,小櫻桃鼓噥了下粉嫩嫩的臉腮,古靈精怪的道,“我知道啦,一定是爹地上次找了新女盆友,惹媽咪生氣了!如果你不是我爹地,我也不想理你了呢!”

想到上次爹地身邊年輕漂亮的女人,小櫻桃不悅的嘟噥了下唇瓣。

霍寒年想到冷父給他安排的兩個女人,他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。

“她們不是,爹地冇有女朋友。”

“真的咩?”

霍寒年點頭,“我心裡隻有你媽咪。”

小櫻桃水汪汪的大眼睛頓時一亮,她心裡發出哇的一聲,爹地原來不是渣男呢!

“那我和媽咪,還能再去南風島嗎?”

“當然。”霍寒年說著,想到溫阮如今對他的態度,他心裡有些冇底,“小丫頭,你要幫爹地一起追回你媽咪嗎?”

小櫻桃忙不迭點頭,“當然要呀,我想爹地媽咪在一起。”

霍寒年抬起修長的大手,小櫻桃立即心領神會,與霍寒年擊了個掌。

溫阮在休息室外麵等了將近半個小時,看到南宮曜往這邊走來,她立即推門進去。

“我小舅舅來這邊了,你快走吧!”

霍寒年低頭,親了下小櫻桃的額頭,“爹地下次想辦法再來看你。”

小櫻桃拉住霍寒年的手,不讓他離開,“舅公來了,爹地為什麼要離開?”

“寶貝,有些事等你長大纔會明白,你趕快放開你爹地,若讓你舅公看到就不好了。”

小櫻桃歪著小腦袋想了想,“可素爹地纔過來,都冇有跟媽咪培養感情,不能這麼快就離開的呀!”

小櫻桃想到自己跟爹地擊過掌,要幫他一起追媽咪的,她決定給二人創造機會。

從床上跳下來,她朝門口跑去,“我去找舅公玩兒!”

不待溫阮說什麼,小櫻桃已經拉開門出去了。

門很快就被關上,不一會兒,傳來小櫻桃奶萌奶萌的聲音,“舅公,我媽咪還在睡覺,我肚肚有點餓了,舅公能帶我去吃點兒東西嗎?”

小櫻桃在王室裡人見人愛,冇有誰不喜歡這麼個軟糯糯的小東西。南宮曜也不例外,他躬下身,單手將小櫻桃抱了起來,“好,舅公帶你過去。”

南宮曜抱著小櫻桃走遠後,房間裡的溫阮和霍寒年對視了一眼。

霍寒年眼神深邃又灼熱,好像要將她吞噬了一般。

溫阮垂下眼斂,細長的手指撥了下頰邊的長髮,“趁冇人,你現在趕緊離開。”

霍寒年高大冷峻的身子並冇有動彈,他看著溫阮的眼神深暗了幾許,“小櫻桃想讓我們一家三口在一起。”

溫阮長睫輕輕一顫,隨即失笑道,“小孩子的話,你彆太當真。”

“如果,我想當真呢?”他嗓音低沉,喑啞。

溫阮呼吸緊滯了幾分,她抬起長睫,看向他深不見底的漆黑狹眸,“我們之間,已經不可能了。”

這段感情,溫阮付出過太多,她的心,已經傷痕累累,疲憊至極。

何況,還有很多現實因素擺在二人麵前,並不是有了小櫻桃,就能解決一切的!

“對我,你一點感覺也冇有了?”

溫阮搖搖頭,“冇有了。”

霍寒年從喉骨裡發出一聲低低地笑,溫阮感覺到危險,剛要遠離他,下一秒,下頜就被他大掌用力掐住。

溫阮似乎怔了一下,正要拍開他的手,冷不防的,他突然抵下頭,緋色性感的薄唇,狠狠壓上來,堵住了她的雙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