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喬苒身邊的小琳,看到秦放朝這邊看來的目光,她臉蛋一紅,有些興奮的拉了拉喬苒手臂,“喬苒姐,那個又高又帥的男人,好像在看我們耶!”

小琳和喬苒都是體育頻道的,對體育明星自然熟悉。

小琳很快就認出,“他是華國隊的秦放呢!”

秦放高大帥氣,堪比偶像明星,打球技術要好,微博上粉絲已經過千萬。

他隨便發個動態,留言都要上十萬。

人氣一點也不比流量明星差,是千萬少女的夢中情人。

小琳曾在網上看到有人這樣評價秦放:比他球技好的冇他帥氣,比他帥氣的球技冇他好,比他帥氣又比他球技好的,身世又冇他好。

“也不知道將來什麼樣的女人,才能俘虜秦放的心,媽呀,他真人比電視上要更帥更高呢!”

籃球運動員比普通人要高上很多,在他們麵前,他們都像小矮子似的。

喬苒以前跟秦放在一起,儘管她一米六六的身高也不算很矮,但跟他一比,就是他口中的小矮子。

身高差太過明顯,每次走出去,都能引起不少人注意。

太過久遠的事,喬苒不想再回憶。

這幾年,她已經走了出來,很少再想起秦放了。

即便有時因為工作原因,不得已在電視上看到他,心裡也不會再有什麼波瀾了。

“走吧,回電視台!”

“菲菲姐要是知道我們在機場看到秦放了,她一定會羨慕死的。”

蘇菲菲是體育頻道的另一個記者,平時報道跟籃球有關的新聞。她的偶像就是秦放,不過她入職一年多以來,還冇有碰到過秦放。

“這次籃球比賽,她應該會去采訪吧,她終於能實現跟偶像麵對麵交流了!”

喬苒看著碟碟不休的小琳,她冇有怎麼接話,拉著行李箱往外走去。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,總覺得身後有道不容易視的眸光落在她身上。

……

回到電視台,喬苒將這次出差采訪的內容整理了一下。

突然一聲哎喲打斷了她的思路。

“菲菲,你怎麼了?”看到坐在她旁邊的蘇菲菲捂著胃,臉色蒼白,喬苒趕緊走到她身邊。

“胃突然不舒服。”

喬苒立即扶著蘇菲菲從椅子上起來,叫來小琳,兩人帶著她前往醫院。

經過檢查,蘇菲菲胃出血,要在醫院住一個星期。

蘇菲菲躺在病床上,手背上打著點滴,她一臉悲憤的道,“老天為什麼這樣對我?後天我就能見到偶像了,偏偏這時候讓老孃胃出血!”

喬苒安慰蘇菲菲,“下次還有機會的。”

“苒苒,辦公室裡其他記者最近都很忙,對體育頗為熟悉的也就是你了,主任肯定會安排你過去,到時你見到我偶像,你記得給我要張簽名照哦!”

喬苒,“……我後天有彆的采訪,主任應該會安排其他人。”

“啊啊啊,你幫我看看主任安排了誰去,委托那人一定幫我要張簽名照!”

回到辦公室,喬苒被主任叫了進去。

“小苒,菲菲住院了,她的工作,你暫時接替一下。”

喬苒微微擰了下眉,“主任,後天我要去采訪一位足球員。”

“那個往後推一下,後天國際籃球賽比較重要。”

喬苒抿了下唇瓣,猶豫幾秒後,點頭,“好的。”

當初進到尼都電視台,她原本想要到生活類新聞部門,但後來被分到了體育頻道。

接觸體育行業之後,她被運動員身上拚搏的精神所打動。

慢慢的,她也喜歡上了關於體育方麵的報道。

秦放的訊息,她就算不想關注,也會從同事口中得知一些。

他的球越打越好,知名度也越來越高。

她和他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,以前她真的很恨他,也不想聽到關於他的任何訊息。

但這幾年,她學會了放下,釋然。

而且,她有了自己新的生活!

在同一個行業內,他是運動員,她是記者,避免不了會有交集。

她也該學會坦然麵對了!

……

一家中式餐廳包廂內。

霍寒年點了一桌符合秦放口味的菜。

“還是年哥對我好。”馬上就要比賽了,秦放不能抽菸不能喝酒,他以茶代酒,敬了霍寒年一杯。

褪去了年少的青澀,秦放和霍寒年都已經趨近於成熟穩重了。

秦放長得糙帥,輪廓冷硬,皮膚古銅色,跟英俊冷峭又矜貴淡漠的霍寒年坐在一起,兩種截然不同的帥,但同樣吸人眼球。

服務員上菜時,多看了他們好幾眼。

兩個長相如此出色的男人,開了這麼大間包廂,他們是要做什麼?

很難不讓人想入非非啊!

服務員上完菜離開後,秦放拿起遙控器,打開包廂裡的電視,習慣性調到尼都電視台。

霍寒年頎長的身軀靠在椅背上,修長的手指夾著香菸,微微眯了下深邃的黑眸,“看喬苒?”

秦放挑了下眉梢,“有時間就會看看她采訪的新聞。”

電視裡恰好播放喬苒采訪一位泳壇新星的畫麵,喬苒穿著白色雪紡襯衫,黑色鉛筆裙,長髮紮成低馬尾,古典美的小臉乾淨細白,眼裡帶著如水般的溫柔。

她的性子是溫婉柔和的,采訪時不會給咄咄逼人的感覺,很會照顧被采訪人的感受。

“喬苒已經訂婚了。”

霍寒年突來的一句話,將秦放打進十八層地獄。

他從電視上收回視線,眼神晦暗不明的看向霍寒年,“她訂婚了?”

霍寒年低低地嗯了一聲,半年前的事,喬苒跟他發過邀請函,但當時他在國外出差,派陌湛送了份大禮過去。

秦放雙手撐到額頭上,渾身力氣像是被根巨大針筒抽走了一樣。

“我寧願她心裡還恨著我,怨著我,那樣至少證明,她心裡還有我。”

秦放閉了閉泛起猩紅的眼,這麼多年了,他早就已經明白,她不可能再回頭了!

“是那個叫紀沅的男人吧?”

“嗯。”

“挺好的。”紀沅看上去溫文爾雅,帶著書香氣息,跟她挺般配的。

秦放抬頭看了眼電視,喬苒的笑臉一閃而過,他拿起遙控關掉電視,“如果她幸福,我會祝福她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