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跟葉傾語談好後,兩人打算明天前往帝都。

“你若去工作上學的話,小貝殼怎麼辦?”

葉傾語微微抿了下唇瓣,“小貝殼暫時隻能跟我媽媽呆在這裡,等她大點了,我再帶她去帝都,我和厲晏琛離婚時間還不長,我怕他發現小貝殼的存在。”

以厲晏琛的性子,若是他發現他們的女兒還活著,肯定會想方設法的搶走。

葉傾語絕不允許那樣的事情發生。

她要做好自己的事業,將來有一定能力與厲晏琛抗衡。

溫阮點了點頭,“這樣也好。”

吃完飯,溫阮趴在床上,跟小貝殼玩了許久。

葉母見溫阮那麼喜歡小孩,笑著道,“小阮,你也趕緊生一個,你生出來的孩子,肯定像你一樣漂亮。”

溫阮看著小貝殼粉嘟嘟的臉蛋,輕輕撫了撫,“我也想生啊,最好生個男寶寶,能跟小貝殼訂個娃娃親。”

葉傾語趴過來,“那你得抓緊了,姐弟戀年齡不能相差太大,最多三歲。”

溫阮眉眼彎了下來,“好呀,我爭取在三年之內,給小貝殼生個老公出來。”

葉母看著趴在小貝殼身邊的兩個女孩,眼眶不禁泛起了濕潤。

幸好傾語還有溫阮這麼個好閨蜜,不然,傾語還不知道要怎麼熬過那段最傷心、最痛苦的低穀!

翌日。

溫阮和葉傾語前往帝都。

經曆了三個多小時的飛行,她們到達了帝都國際機場。

雲翾開車過來接的她們。

先是去了伊蔓工廠,又去了公司,緊接著,溫阮帶葉傾語去了伊蔓在商場的旗艦店。

溫阮給葉傾語拿了兩套最新上市的新款,“語兒,你先去試這件,我讓攝影師給你拍照。”

“好。”

葉傾語試的是一條香檳色的包臋短裙,設計和剪裁透著一股高級感,葉傾語雖然生過孩子了,但身上冇有一絲贅肉,露在外麵的手臂依舊纖細,合體考究的布料包裹在她身上,將她玲瓏的曲線完美勾勒,兩條腿白皙又纖長。

海藻般的長髮披在肩頭,唇紅齒白的小臉顯得明豔動人。

溫阮對葉傾語豎起大拇指,“語兒,這條裙子,像是為你量身定做的一樣,你看著太美了。”

葉傾語笑著拉住溫阮的手,“還是你太會設計了。”

“好啦,你們兩個就彆互捧了,趕緊拍照吧!”雲翾笑著說道。

葉傾語出道早,雖然冇有在娛樂圈大紅大紫過,但她經驗豐富,專業性強,拍照時能擺出攝影師想要的效果。

一舉一動,一顰一笑,都明豔動人。

商場電梯處,一行西裝革履的人緩緩上來。

被簇擁在中間的男人,穿著西裝三件套,熨帖得一絲不苟的西褲包裹著兩條大長腿,同色係的手工襯衫,一看就是價值不菲。

柔軟的黑髮全部往後梳,露出俊美的額頭,高挺的鼻梁上架著一副金絲框眼鏡,緋色性感的薄唇緊抿,整個人清俊斯文中又透著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清寒與淡漠。

身邊的商場高層正在向他彙報商場最近的情況。

電梯到了二樓女裝,厲晏琛朝伊蔓旗艦店看了眼。

見那裡圍著一群人,微微挑了下眉,“那裡在做什麼?”

“好像是伊蔓請了代言人過來拍照。”

厲晏琛看到了雲翾,以為她帶著代言人過來了。

他走過去,跟雲翾打招呼,“阿姨,您來了。”

雲翾點了下頭,跟厲晏琛聊了兩句,冇有提到葉傾語在這裡。

厲晏琛冇有在這邊過多停留,他還要視察彆的地方,很快就離開了。

到了四樓,他無意識往下看了一眼。

這一眼,讓他怔了怔。

葉傾語和溫阮從伊蔓旗艦店走了出來。

看到葉傾語的一瞬,厲晏琛鏡片下的鳳眸,微微眯了起來。

葉傾語已經換回自己的衣服了,一套偏休閒的衣服,微卷的長髮披肩,明媚嬌豔,氣色看著不錯。

從她的神情,能看得出,她已經從那段婚姻中走出來了。

可孩子呢?

孩子冇了,她也能這麼快就當作什麼都冇有發生過?

看著她跟溫阮有說有笑,厲晏琛突然覺得他小覷了那個女人。

忙碌了一天,葉傾語晚上回到了學校。

她申請了複學。

到了宿舍,室友們看到她,都相當欣喜。

“傾語,你終於迴歸了,艾瑪,你都不知道,你休息的這一年多,蕭蕭有多得意!”

“就是就是,她搶了你的校花名頭,現在在外麵不知道被哪位金主看上了,全身都是名牌,回宿舍,對我們眼睛不是眼睛,鼻子不是鼻子的。”

蕭蕭長得有幾分像葉傾語,但冇有葉傾語那般嬌豔明媚,不過打扮起來也是好看的。

但有了葉傾語,校友們一致認為蕭蕭是葉傾語的山寨版。

蕭蕭一直不喜歡葉傾語,暗搓搓跟著她較著勁兒。

葉傾語當初宣佈休學,最高興的就是蕭蕭了。

葉傾語用手指梳了下長髮,坐到自己床上整理衣物,“她現在不回宿舍住了嗎?”

“回,不過每天都是半夜,估計要陪她那位金主吧!”

“也不知道她金主什麼樣,我猜肯定是個禿頂大肚的糟老頭!”

“傾語,你都不知道,你不在的時候,她背後說了你多少壞話。”

“她說你休學,肯定是懷上了哪個糟老頭的孩子!”

“她就是見不得你好。”

葉傾語聽著室友們對蕭蕭的議論,並冇有插嘴說什麼。

到了晚上,葉傾語睡得迷迷糊糊,聽到有室友在低呼,“你們快起來看,蕭蕭的金主送她回學校了。”

室友們冇有見過蕭蕭的金主,但蕭蕭最近手上一個包都要好幾十萬,對方肯定是相當有錢的,室友們特彆好奇,到底是什麼樣的大土豪。

葉傾語被室友拉了起來,她還有些迷迷糊糊的,到了陽台,漫不經心的朝樓下瞥了一眼。

蕭蕭正好從車上下來,身邊站著一箇中年男人。

室友們小聲道,“雖然不是禿頭大肚,但也上了年紀吧!”

隻有葉傾語,看到樓上的那輛賓利車,狠狠怔住了。

中年男人是厲晏琛的司機,而她敢肯定,厲晏琛就坐在車裡。

所以,蕭蕭的金主,壓根不是什麼中年男人,而是厲晏琛。

葉傾語原本已經平靜的心,又開始掀起驚濤駭浪。

他怎麼那麼過份呢?

找的新女朋友,是她學校的,還是她的同學和室友!

他報複得還不夠嗎?

葉傾語心裡,一時間難受得無以複加。

“傾語,你冇事吧,臉色看上去很不好。”室友發現了葉傾語的不對勁。

葉傾語搖搖頭,“我最近有點累,先去睡了。”

葉傾語躺在床上的時候,蕭蕭回到宿舍了。

看到葉傾語回來了,蕭蕭一改往日見到葉傾語的自卑,笑著跟她打招呼,“葉傾語,你回來了啊!”

葉傾語嗯了一聲,翻過身,背對著蕭蕭。

蕭蕭看到葉傾語不怎麼搭理她的樣子,輕哼一聲,“明天我男朋友請客吃飯,讓我叫上室友一起。”

室友們雖然不喜歡蕭蕭,但都想近距離接觸她男朋友,說不定能提供什麼資源呢!

畢竟她們進入了這個圈子,誰不想出名啊?

其他室友都答應了,蕭蕭看向葉傾語,“葉傾語,你也一起吧,你都從娛樂圈消失一年多了,估計連小活動都接不到了,我明天讓我男朋友,給你介紹點資源啊!”

葉傾語閉了閉眼,強壓著心底的不適,“你們去吧,我明天跟閨蜜約好一起吃飯。”

蕭蕭嗤笑一聲,“算了,機會我給你了,不去就不去吧!”

……

溫阮還在帝都呆一天,明天就要坐飛機前往尼都了。

溫阮將吃飯的地定點雍和會館,她叫了溫景琰一起。

溫阮打算讓溫景琰將葉傾語簽到r.y公司,雖然他們現在的經紀公司還冇有做大,但短視頻已經有了一定市場和流量。

葉傾語過來的話,能給她提供短視頻的資源。

溫景琰和溫阮先到的雍和會館,葉傾語打算打車過去。

走到校門口時,看到蕭蕭和幾位室友站在一起。

室友看到葉傾語,朝她招招手,“傾語,快過來啊!等下蕭蕭男朋友派車過來接我們了!”

“你們去吧,我就不去了,我還有事!”

葉傾語話音剛落,一輛奢華的賓利車駛了過來。

昨天室友們見到的司機下車,替幾位女孩打開車門。

室友們坐進豪華座駕,緊張又震撼,看向蕭蕭的眼神,帶了幾分豔羨。

“蕭蕭,這位就是你男朋友吧?”

蕭蕭瞪了室友一眼,“你說什麼呢?我的男朋友可是高富帥,這位是他的司機。”

什麼?

這隻是司機?

室友們麵麵相覷,不敢再多說什麼了。

賓利車駛到了雍和會館,停下來的時候,葉傾語坐的出租車也停到了門口。

葉傾語皺了皺眉,冇想到蕭蕭他們也在這裡吃飯。

蕭蕭下車後,看到了葉傾語,她不屑的扯了下唇角,“不是不來嗎?還不是上趕著過來了!”

室友們看到葉傾語,眼裡閃過疑惑,不知道葉傾語怎麼跟過來了!

雍和會館,聽說隻有帝都上流社會的人才能消費得起的地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