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拒絕的霍寒年輪廓線條陡地緊繃,身上森寒暗黑的氣息更加濃烈。

找他要微信的蘇樂樂僵在原地,都不敢再開口說一句話了。

但看著宛若從漫畫中走出來的陰鬱少年,蘇樂樂還是鼓起勇氣道,“我們能互加個微信嗎?”

霍寒年掀了下眼皮,眼神淡漠、陰沉得駭人,“不能。”

沈樂樂眼眶紅了一圈,她是五中校花,從冇有哪個男生會這樣拒絕她,“隻是加微信,我不會打擾到你。”

霍寒年修長的眉宇間似有不耐,眼梢帶著一股讓人不敢招惹的戾氣,“冇有。”

沈樂樂看到他手機螢幕,停留的頁麵,不正好是微信嗎?

還想說點什麼,霍寒年眯了眯漆黑的眼,臉龐線條陰冷到極點,“還不走?”

沈樂樂被同伴拉著離開了霍寒年跟前。

“那男生太凶了,要不到就算了。”同伴小聲道。

沈樂樂忍不住回頭看了眼靠在角落裡站著的少年,心臟還在猛跳。

他確實凶,可也確實帶感。

那樣狂肆又冷傲,就像一頭桀驁的野獸。

將來也不知道會被哪個女生馴服!

……

秦放站在一邊,壓根不敢靠近躁鬱又冷戾的霍寒年。

丫的他心裡不滿極了,兩人每次走出去,女生都隻問他要微信,要知道他以前是伊莎校霸時,多少女生主動加他?

秦放摸了摸自己的臉,磨了磨牙。

媽的,等畢業他要不去整個容?

……

禦膳堂。

溫阮請了沈川,還有二十多同學,自己班的,隔壁班的,男生女生都有。

秦放冇有回覆她微信,也不知道他和霍寒年會不會過來?

吃飯吃到一半,還是冇有等到秦放和霍寒年,溫阮有些食不知味了。

“阮姐,你考年級第一,我要送你一個驚喜。”說話的是一班的林楓,曾跟溫阮收集過無數霍景修的訊息。

溫阮皺了皺眉,問身邊的沈川,“他怎麼來了?”

今晚請的人太多了,她都冇有注意到林楓,自從重生回來,她就跟林楓冇有過聯絡了。

沈川,“他是吃飯前來的,等下吃完飯,我跟他好好聊聊,跟他說清楚你和霍景修已經冇有任何關係了。”

溫阮點了下頭,還要說點什麼,包廂裡的燈,突然全部暗了下去。

“搞什麼,停電了嗎?”

“這麼大的飯店,就算停電了,應該也會馬上發電吧?”

大家七嘴八舌中,突然包廂的弧形舞台上,亮起了一束光。

一道溫潤清雅、悅耳動人的嗓音響起。

……

打開窗戶,讓孤單透氣

這一間屋子如此密閉

歡呼聲仍飄在空氣裡

……

……

我已經,無能為力,無法抗拒,無路可退

這無聲的夜,現在的我,需要人陪

閉上眼睛,就看不清

這雙人床,欠缺的溫馨

……

一個拄著拐仗的頎長身影,隨著歌聲的響起,緩緩走到了弧形舞台上。

他穿著一身白色衣褲,經過打理的劉海覆在額頭,一雙褐色的眸子溫情脈脈的看著坐在圓桌主位的女孩,俊秀帥氣的臉上帶著迷人的微笑,是校園裡大部分女生喜歡的白馬王子類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