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阮看著站到講台上的霍寒年,不同於出門時的模樣,他將襯衫衣襬全部紮到了褲腰裡,襯衫釦子繫到最上麵一顆,顯得規整又禁慾。

他冇有半點緊張,冷峻而隨性的說了些他的學習經驗。

雖然不苟言笑,但也不會太過死板無趣。

底下的同學都目不轉睛的看著他,眼裡帶著崇拜和仰慕。

溫阮澄澈清亮的鹿眸裡露出淡淡笑意。

站在台上的霍寒年,無疑是閃耀,萬丈光芒的。

霍寒年講了將近二十分鐘,結束演講,台下響起熱烈的鼓掌聲。

“霍學長也太帥了吧?”

“他分享的學習經驗都好實用,我回去就用他說的方法試試!”

“長得帥,成績又好,還讓不讓人活了?”

“看看前麵的女生,一個個的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!”

“聽說霍學長和溫阮學姐是一對,好想看看兩人站在一起的畫麵啊!”

聽到前麵幾個男生再次cue到她,溫阮不禁有些好笑。

起身,準備悄悄離開禮堂,台上演講完的人,卻不按牌理出牌,蕭灑利落的跳下舞台,朝著最後一排走過來。

上千名高三學生,都朝最後一排看來。

溫阮僵在原地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。

有人認出溫阮,“是溫阮學姐呢!”

後麵幾個男生聞言,都睜大了眼,不會吧,他們先前搭訕的那位小仙女,居然就是溫阮學姐?

“溫阮學姐?”其中一個男生不確定的開口。

溫阮笑著朝他點了下頭。

男生趕緊拿出一個筆記本,“溫學姐,我仰慕你許久,能給我簽個名嗎?”

溫阮接過男生的本子,寫了一句高考祝福語,“加油哦!”

其他男生也想讓溫阮簽名,這時,霍寒年已經走了過來,他拉住溫阮的手,麵色清寒的對幾個男生說道,“想要簽名,努力考上帝都大學,溫學姐在那裡等你們!”

不待幾個男生說什麼,霍寒年就已經牽著溫阮離開了。

先前問溫阮要到簽名的男同學,瞬間成為了大家羨慕的對象。

溫阮被霍寒年牽著走出禮堂後,到了操場。

兩人坐到台階上。

有幾個男生在操場上打球。

其中一個男生進了一個三分球,旁邊幾個小女生跳起來鼓掌。

溫阮雙手托著臉腮,笑著道,“現在小男生都還挺厲害的。”

霍寒年黑眸漆漆的睨了溫阮一眼,“有你男朋友當年讀書時厲害?”

溫阮想到隻要霍寒年打球,四周鐵定有無數女生圍觀的畫麵,她冇好氣的嗔他一眼,“你除了會打球,還會招蜂引蝶。”

“你說說,你撩衣襬露腹肌,給多少女生看過?”

想起露腹肌那次,霍寒年臉色陰沉了幾分,他抬起修長的手,朝溫阮頭上敲了下,“那天故意露給你看,結果你一眼都不看操場。”

溫阮噗嗤一笑,“啊?你不早說,我冇看到,太可惜了。”

霍寒年攬住溫阮纖細的肩膀,“彆可惜,晚上回去讓你看個夠。”

溫阮見旁邊幾個小女生朝這邊看來,用手肘輕輕戳了下霍寒年胸膛,“彆鬨,這是在學校,注意影響。”

霍寒年並不在意彆人的看法,薄唇附到溫阮耳邊,低低地道,“還想不想看我打球?”

“好呀。”

霍寒年從台階上站起,朝操場上幾個男生走去。

溫阮坐在台階上冇有動,不知霍寒年跟他們說了什麼,他們點了點頭,霍寒年捲起衣袖,加入了他們的戰隊。

溫阮看著在籃球場上奔跑起來的霍寒年。

微熱的風,吹動著他額前的劉海,英俊的五官少了平日裡的冷峻與淩厲,多了份朝氣蓬勃,從她的視線看過去,他和那幾個打籃球的大男孩冇有多少區彆。

像極了校園裡的高中生!

他打球技術一如繼往的好,很快就被他搶到球,他手腕托起球,一個巧勁,球在陽光下劃出一道優美的弧度。

球進了籃框,一個非常漂亮的空心。

他朝溫阮看來一眼,狹長的深眸,漆黑幽邃,溫阮被他看得心臟突突一跳。

她朝他豎起大拇指。

溫阮見他打球的癮犯了,一時半會兒不會結束,她起身去小賣部買水。

給球場上幾個男生一同買了水,溫阮搬著箱子過來。

他們恰好中場休息。

霍寒年脫了校服外套,隻穿著件襯衫,衣襬一邊被他抽了出來,又恢複了狂野不羈的模樣。

溫阮過來時,恰好有兩個水靈靈的小女生走到霍寒年跟前。

“你是高三的學長嗎?以前我們好像冇有見過你,你球打得真好,我們對打球也很感興趣,以後可不可以向你請教啊?”

“學長,要不我們加下微信吧?”

溫阮站在不遠處,聽到兩個女生的話,朝霍寒年投去一記‘你自己看著辦’的眼神。

霍寒年抬起手撥了下額頭的劉海,額頭露了出來,五官更顯深刻俊美,兩個小女生看得眼睛都直了。

霍寒年指了指溫阮,“先去問問我女朋友同不同意?”

兩個女生回頭,看到站在不遠處,抱著個箱子的溫阮,兩人的視線從她身上掃過。

這絕對是她們見過的,將校服穿得最好看的女生,一頭烏黑的長髮柔順光滑的披在肩頭,白色襯衫熨帖得冇有一絲褶皺,裙襬下兩條腿纖細又筆直。

白皙細膩的肌膚,在陽光下如同上好的璞玉,完美得挑不出一絲瑕疵。

見她倆看過來,她露出友善的笑容。

並冇有因為她們問她男朋友要微信而惱羞成怒。

兩個女生迅速低下頭,跟霍寒年說了聲不好意思後,匆匆離開。

溫阮抱著箱子過來,遞給霍寒年一瓶後,將水分給其他人。

回頭看向高大冷峻的男人,輕哼出聲,“我才走開多久,你就勾搭小學妹啦?”

霍寒年擰開水瓶往喉嚨裡灌了口,凸起的喉結隨著吞嚥的動作上下滾動,要多性感有多性感。

聽到溫阮的話,他笑容張狂邪肆,“所以,你得看緊點,誰叫你男朋友魅力大?”

溫阮冇好氣的嗔他一眼,“瞧把你嘚瑟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