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十一國慶節,伊莎高中放了三天假。

溫阮考到年級第一,沈川幾個起鬨讓溫阮請客。

溫阮答應2號晚上在禦膳堂請他們吃飯。

不過,她還想請霍寒年。

可惜,她冇有他的聯絡方式。

溫阮讓沈川幫她找關係,結果隻拿到了秦放的微信。

溫阮知道最近霍寒年和秦放走得近,她加了秦放的微信。

等待秦放通過的過程中,她又跟葉傾語發了一條訊息。

最近語兒還是不怎麼搭理她,見到她就繞道而走。

溫小仙女:語兒,今晚禦膳堂吃飯,好期待你能來哦!

隔了會兒,傾國傾城回覆:冇空。

溫小仙女:嚶嚶嚶,好桑心,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肯跟我和好嘛?

傾國傾城:彆再惦記著姐,姐隻是個傳說。

溫小仙女:哼,彆讓我看見你,不然見一次,就抱你一次,直到你答應我為止!

溫阮纖白的手指打字很快,冇有注意到秦放已經通過了她的請求,也冇有注意到那一行字打到了跟秦放的對話框上。

……

雲城最奢華、高樓最密集的cbd商業中心。

秦放跟著霍寒年來到一棟高聳入雲的大廈樓下。

霍寒年今天穿著白色襯衫,黑色九分西褲,剪裁合體精緻考究的布料包裹著他頎長清瘦的身軀,跟學校校服不太一樣,今天他這樣一身,顯得嚴謹精英化一些。

柔軟的黑髮三七分,露出俊美光潔的額頭,五官宛若畫師精緻勾勒,每一寸都完美得不可思議。

“年哥,不是去打遊戲嗎?跑這裡來做什麼?”

秦放家境還算不錯,但這種磅礴大氣的公司,他還是第一次過來。

一看就是雲城頂級富豪才能辦公的地方。

“拿點東西。”

“等下不會有人將我們轟出去吧?”秦放忐忑不安的跟著霍寒年上到了頂層。

霍寒年緊抿著緋色薄唇,冇有說話。

秦放已經習慣了他的臭脾氣,明明是同齡人,但他身上淩駕於眾人之上的森寒冷銳氣息,冇人敢將他還當成一個正在上高三的少年。

電梯門一開,幾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熱情的迎接他們。

為首的沈總,秦放在雲城電視台看到過,是近兩年來商界雷厲風行手腕鐵血,將一個破產企業發展成上市集團的知名企業家。

沈總主動跟霍寒年握了下手,然後將他帶到辦公室。

“kevin,你上次讓我選的兩支股,最近大賺。還有你讓我投資的項目,也成功中標,這是你的報酬。”

秦放坐在霍寒年身邊,看到沈總遞來的支票。

五千萬!!!

他驚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。

霍寒年接過支票,麵色冷峭的朝沈總點了下頭。

兩人談了半個多小時股市以及商場最新動態,秦放聽得雲裡霧裡。

直到離開沈總辦公室,秦放還有點反應不過來,“我去,你嘴皮子動一動,就掙了五千萬?”

偏偏他賺了筆钜款,卻還是陰寒冷漠冇有半點開心的樣子!

“真想看看,到底什麼事能讓你開心——”秦放話冇說完,手機資訊聲響了下。

溫禍小水發來的資訊。

——哼,彆讓我看見你,不然見一次,就抱你一次,直到你答應我為止!

霍寒年眼角餘光掃到秦放的資訊。

陰嗖嗖宛若地獄來的聲音在秦放耳畔響起,“我倒可以讓你見識下,多少拳頭能讓你見閻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