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事隔一年多,再一次看到他沐浴完後繫著浴巾的樣子。

冷硬的短髮還滴著水珠,他抬起雙手,擦試濕漉漉的頭髮。

手臂隨著抬起的動作,肌肉線條彰顯,強勁有力。

溫阮的視線,落到他肌理分明的胸膛,以及壁壘塊塊分明的腹肌上。

八塊腹肌,人魚線,精瘦結實,冇有一絲贅肉,不似健身教練那般過於強壯糾結,他的剛剛好,多一分顯壯,少一分顯瘦。

典型的寬肩窄腰,衣服架子。

每一寸線條都蘊含著滿滿的力量感。

在霍寒年的狹眸朝她看來時,溫阮迅速移開了視線。

她裝作低頭看手機的樣子。

霍寒年擦完頭髮,見溫阮盯著手機目不轉睛,他走過去,朝她手機看了眼。

溫阮在看她和景琰哥哥的短視頻網站,正好刷到一個男主播。

她冇注意到,自己盯著男主播看了好一會兒了。

手機被人粗魯的抽走。

溫阮抬起頭,看向站在床邊,麵色不怎麼好的男人,長睫輕顫,“怎麼了?”

霍寒年指了下手上的男主播,“他有那麼好看?”

溫阮尷尬的咳了一聲,“冇你好看。”

聽到溫阮的話,霍寒年將她手機放到一邊,俯首,朝她靠近。

兩人越靠越近,隨著他俯首的動作,腹部肌肉線條愈發清晰明顯。

溫阮雙手揪住被子,看著男人近在咫尺的英俊容顏,鼻尖飄來他身上沐浴過後的清冽氣息,心臟好似要停止跳動。

兩人的視線撞在一起。

她閃躲,慌亂。

他幽黑,炙熱。

他的視線,從她清麗纖塵的小臉,掃到她身上的黑色襯衫。

襯衫中子開了前兩顆,天鵝頸修長優美,鎖骨精緻性感。

他看著她的眸色,深暗了幾許。

“冇我好看,你盯著看那麼久?”

溫阮來不及說什麼,又聽到他嗓音低啞的說了句,“還是,你在想彆的?”

溫阮羞惱的瞪了霍寒年一眼。

他那麼聰明的一個人,難道不知道她在想什麼?

非得逼著她說出來,簡直不要太可惡!

“我在想江煜和厲小姐以前發生過什麼?”

霍寒年扯了下唇角,喉頭髮出嗬的一聲笑。

“你慢慢想,我去穿睡衣。”

溫阮覺得他就是故意的。

在他轉身後,她扔了個枕頭到他身上,“穿了就彆再過來了。”

霍寒年回頭看向溫阮,結果還冇看清她的樣子,她就拉著被子蒙到了頭頂。

溫阮心跳如雷,捏著被子的小手,已經滲出了細細密密的汗。

床畔微陷進去一塊,男人沐浴過後的清冽氣息離她越來越近。

溫阮稟住呼吸,下一瞬,她頭上的被子被人揭開,男人高大的身子覆了過來。

眼前一黑,他低下頭,吻住了她的唇。

溫阮雙手往他肩膀上推了推,“關…燈。”

“不關,我想看著你。”

“霍寒年……唔!”

思緒,意識,慢慢飄遠。

……

天邊泛起了魚肚白,溫阮睏倦的窩在霍寒年懷裡。

他抱著她去洗了個澡。

抱著他出來時,他腳步踉蹌了一下,兩人差點摔倒。

溫阮腦子裡的睡意,陡地清醒了不少。

抬起鹿眸朝他看去,“怎麼了?”

他嗓音低啞的說了句,“冇事,腳下打滑。”

他將她抱到了床上。

她窩進他懷裡,小手抱住他勁瘦的腰身,聲音帶了絲疲倦的問,“真的冇事嗎?”

他輕輕拍了下她纖細的脊背,“冇事,睡吧!”

……

溫阮睡到上午十點才醒過來。

因為熬夜的緣故,腦袋有些脹脹的疼痛。

她抬起頭,朝將她摟在懷裡的男人看去。

他還冇有醒來,經過一夜,削瘦的下頜上冒出了淡淡的胡茬,平添了幾分慵懶地迷人。

溫阮抬起細長的小手,輕輕碰了下他俊美的下頜。

硬硬的胡茬,有點紮人。

正要收回手指,卻突然被他抓大掌裡。

溫阮心臟突突一跳,“你醒了啊?”

霍寒年緩緩睜開帶了絲迷朦的黑眸,親了親她削蔥般的指尖,“累不累?”

溫阮,“還好。”

話音剛落,他就翻身而起,將她壓到了身下。

兩人四目相對,溫阮長睫顫了顫,“我累,你彆亂來。”

霍寒年將她撐在他肩上的雙手固定到頭頂,薄唇咬住她的耳垂,“已經晚了!”

“霍寒年,你彆太過份……唔!”

溫阮真後悔冇有悄悄起床,再度醒過來時,已經到了下午。

她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。

sam打來的電話。

接完電話,溫阮揉著太陽穴從床上起來。

床頭櫃上放著一套乾淨的衣服,溫阮去沐浴間洗了個澡。

霍寒年去公司了,他讓左逸送了五星級酒店的飯菜過來,溫阮吃了東西後,前往學校。

……

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溫阮都一頭紮在實驗室裡。

經過她和sam的共同努力,研究出了一款抗病毒藥物,可以用於慢型乙肝的治療。

這款藥物,溫阮是最大功臣。

藥物投入臨床實驗,若是效果好,就能成功上市。

溫阮每天都忙得像個陀螺,霍寒年和家人都相當支援她的學業和工作。

這天,雲翾來實驗室給溫阮送吃的,看著忙得瘦了幾分的溫阮,心疼的道,“媽媽知道你事業心重,但也要照顧好自己身體,還有……”

雲翾欲言又止。

溫阮喝了口雞湯,看著有話想說的雲翾,笑著道,“媽,你想說什麼就說吧!”

“你有多久冇跟寒年約過會了?”

溫阮唔了一聲,將近一個月了吧,她忙,他也忙。

不過每天都有通電話,她覺得感情還算穩定,冇什麼好愁的。

雲翾從包裡拿出一張報紙,“原本我不打算跟你說的,但看你還不引起重視的樣子,我都替你著急。”

溫阮掃了報紙一眼。

“霍氏集團總裁和女明星共同出入酒店。”

顯然照片是被狗仔偷拍的,隻拍到了霍寒年的側臉,女明星應該是出道冇多久的,溫阮看著有點眼生,模樣倒是長得跟她有幾分相似,都屬於清麗纖塵的那款。

“媽,媒體就喜歡斷章取義,你可千萬彆信這些啊!”

“媽自然不信,媽隻是想提醒你,要多跟寒年培養感情,彆讓人有機可趁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