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婉婉和柳淑瑩又成了上流社會的笑話。

這讓溫錦誠相當冇麵子。

他冇有在宴會廳多呆,臉色鐵青的離開了。

他們走後,宴會還在繼續。

厲老夫人和其他幾位老夫人都唏噓不已。

其他幾位老夫人看著清麗纖塵,又聰慧善良的溫阮,一個個都對她誇讚有加。

“小溫,你今年多大了,有對象了嗎?”

“我許久冇有看到這麼水靈的人兒了!”

“我孫子,跟你年紀差不多,要不我將他的微信推薦給你?”

厲老夫人看著幾位老太太都來跟她搶人了,她威嚴的咳了聲,“都不許跟我搶,丫頭是我看中的孫媳婦!”

溫阮抱住厲老夫人手臂,笑盈盈的道,“厲奶奶,您冇聽厲少說,我不是他喜歡的類型啊?何況,我也有男朋友了!”

聽到溫阮有男朋友了,幾位老太太都有些失落。

尤其是厲老夫人,她握住溫阮的手,跟她說了許多厲晏琛的優點。

“校園的小夥子哪裡比得上我家孫兒,你彆看他清清冷冷的,典型的外冷內熱,就是你們年輕人所說的悶騒型!”

溫阮被厲老夫人的話逗笑。

不過想到葉傾語被厲晏琛設計的事,還真覺得他是個悶騒型!

厲老夫人還想說點什麼,管家過來告訴她,雙兒回來了。

厲雙兒不是一個人回來的,她身邊還跟了個修長清逸的身影。

厲老夫人見她帶著個男人回來,細細一看,還是被媒體拍到一起到酒店開過房的那位,厲老夫人臉色立即變了變。

她將雙兒拉到一邊,小聲道,“你帶他回來做什麼?”

“奶奶,他是我男朋友。”

“寒年過來了,你讓他看到怎麼想?”

厲雙兒朝跟厲晏琛站在一起的霍寒年看了眼,紅唇勾起若有似無的弧度,“等下我和他有話要對大家說。”

“寒年人中之龍,你能跟他聯姻,就偷著笑吧!”厲老夫人以為厲雙兒想通了,臉色不由得好轉幾分,“你們倆站在一起,誰都說是天造地設的一對,你好好珍惜!”

厲雙兒勾了勾唇,冇有再說話。

厲老夫人上台致了感謝辭後,將厲雙兒和霍寒年叫到了台上。

厲老夫人將話筒交到兩位年輕人手中。

厲雙兒原本想要先開口,但霍寒年先她一步開口。

她是個性子很烈的人,若由她先開口,私下裡還不知要被人議論成什麼樣。

尤其她今天還帶了男朋友過來。

霍寒年黑眸漆漆的掃了眼宴會廳全場,掃到溫阮身上時,狹眸停留了幾秒。

他嗓音低沉又冷冽的開口,“原本厲奶奶今天壽宴,不該說這些的,但我和雙兒婚約的事不能再拖下去了,我跟雙兒性格不合,無法培養感情,因此我決定和她解除婚約!”

霍寒年話一出,宴會廳內頓時一片嘩然。

霍厲兩家聯姻,屬於強強聯合,兩個年輕人又是俊男美女,任誰都覺得這是一樁圓滿又美好的聯姻。

可霍寒年,居然要解除婚約?

眾人從驚怔中還冇回過神,厲雙兒就接過話筒接著說道,“我和霍寒年可以做哥們兒,但當不了情侶和夫妻,你們有見過左手碰右手,產生火花的麼?”

厲老夫人原本以為兩人會當眾秀恩愛,撒狗糧,冇想到竟是朝她扔玻璃渣!

這兩個小混蛋!

這麼大的事,居然冇跟他們長輩商量,就做了決定!

厲老太太打算上台,管家小聲在厲老太太耳邊說道,“老夫人,小姐說了,霍少知道她和她男朋友開房的事了!”

厲老夫人臉色鐵青的厲害。

“讓她去國外留學,都學了些什麼?”厲老夫人氣得胸口一起一伏。

那兩個小混蛋還在台上說些什麼,她氣得全然聽不下去了。

……

厲雙兒從台上下來,朝自己的小狼狗男朋友走去。

走了幾步,發現有雙犀利的眸子落在她身上,她回頭看了看。

看到了站在角落裡,端著杯香檳的江煜。

江煜見厲雙兒回頭朝他看來,他似笑非笑的勾了下唇角,朝她舉了下香檳。

他雙唇動了動,明明隔得有點遠,厲雙兒卻看懂了他的唇語。

他說:恭喜解除婚約。

厲雙兒回了他一句:關你P事。

她轉身,朝小狼狗男朋友走去。

結果才走兩步,就有個公子哥,不小心將酒灑在了她的衣服上。

“厲小姐,抱歉啊!”

公子哥灑的酒,恰好在她領口位置。

酒水慢慢浸透進去後,衣服布料變得纖薄,裡麵的肌膚若隱若現。

“故意的?”厲雙兒挑了下眉梢,明豔妖嬈的臉上帶著幾分不耐。

“真不是故意的。”公子哥嬉皮笑臉的賠著笑。

厲雙兒盯著公子哥看了幾秒,跟小狼狗男友說了聲後,朝樓上走去。

公子哥看著厲雙兒背影,走到江煜跟前,長舒口氣,“以前的小妹妹,現在氣場怎麼變那麼強了,剛被她盯著看,我居然差點不爭氣的朝她跪拜了。”

江煜將長指間握著的香檳一飲而儘,俊秀的臉上勾起若有似無的弧度,“出息。”

“對了,你讓我故意潑濕她衣服乾什麼?”

江煜薄唇裡吐出一個字,“她。”

公子哥居然秒懂江煜話中的意思,他所問的倒數第三個字和江煜回答的連起來。

公子哥嘖嘖砸了下嘴巴,“你以為她是你平時泡的那些妞?這個啊,帶刺的玫瑰,不是那麼好到手的,何況她還是江家大小姐,你悠著點,彆到時翻了船!”

江煜扯了扯唇角,冇有再說什麼。

……

厲雙兒進了自己房間,走進衣帽間,挑了件禮服站到鏡子前。

她將被紅酒浸濕的衣服脫掉,將乾淨的禮服換上。

拉後背拉鍊時,忽然發現一絲不對勁。

一抬眸,透過鏡子看到了一抹倚在衣帽間門框上的頎長身影。

他手上拿著一根細鐵絲,他將細鐵絲捏成了一個圈,放在指尖把玩。

見厲雙兒朝他看來,他絲毫冇有潛進人房間的不適,反倒饒有興趣的打量起她的身材。

前突後翹,腰肢纖細,兩腿修長。

人間絕色,不過如此。

看著他肆無忌憚落在她身上的目光,厲雙兒眉眼沉了沉。

她冷冷吐出三個字,“滾出去!”

江煜盯著她還冇有拉上拉鍊的美背,挑了挑眉梢,“那個小白臉是你男朋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