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阮微微擰了下細眉。

這股淡淡的氣息,又跟她所熟悉的不太一樣。

倒像是模仿她熏香的山寨版。

溫阮走神間,厲老夫人已經跟高老夫人介紹了溫阮。

得知溫阮就是救厲老夫人的那個女孩,高老太太細細打量了她一番。

隨即變了臉。

前兩天她的救命恩人婉婉丫頭心情不好,她詢問後,婉婉跟她說了一些事。

並且將成天跟她作對,總欺負她的那個女孩的照片拿給她看了。

就是眼前這個丫頭。

“老姐姐啊,有些人外表看著單純,你一定要擦亮眼睛了。”高老夫人陰陽怪氣的說了句。

厲老夫人不滿高老夫人的口吻,“冇有這丫頭,我早就死在飛機上了,還擦亮什麼眼睛?”

溫阮不願兩位老姐妹為了她爭執,她笑容嬌甜的看向高老夫人,“高奶奶,是不是有人在您耳邊說我什麼壞話了?”

高老夫人,“聽聽,一看就是平時虧心事做多了,不然怎麼這麼敏感?”

厲老夫人不知道高老太太怎麼對溫阮意見這麼大,她不悅的皺了皺眉,“我看好的丫頭,心術壞不到哪裡去!倒是想巴結你的那個丫頭,我看著不怎麼正派!”

高老夫人情緒有些激動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,“婉婉那丫頭救過我,她是什麼樣的人,我心裡很清楚。原本你最近失眠,我要拿點熏香給你的,看來你是用不著了!”

今天厲老夫人壽宴,高老太太不想跟她爭論不休,她沉下臉,準備離開會客室。

但方纔情緒太過激動,冇走幾步,就栽倒在了地上。

幾位老太太都嚇得不輕。

溫阮最先反應過來,她替高老太太把了下脈,眉心不禁一跳。

“厲奶奶,上次我給你的中藥丸,還有嗎?”

“有的,我馬上去拿。”

厲老夫人拿了中藥丸過來,溫阮喂高老夫人吃下,扶著她到沙發上躺下。

高老夫人懷中,掉出一個小藥盒。

溫阮打開藥盒,裡麵裝著熏香片,溫阮拿出一片放到鼻尖聞了聞。

臉色大變。

“誰讓高奶奶用這種熏香的?”

跟她先前猜的一樣,確實是山寨版的,其中兩味藥材冇有新增進去,若長時間使用,高奶奶的整個肺就要壞死了!

厲老夫人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,趕緊讓管家將高裘叫了進來。

高裘一進來,看到躺在沙發上臉色發白的高老太太,他一臉緊張的道,“我奶奶怎麼了?”

現在高家由高老太太掌權,老太太還冇立遺囑,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高裘很可能就拿不到繼承人的位子了。

“高少,這種熏香片是誰給你奶奶用的?”

高裘回頭,看到溫阮,微微皺了下眉,“是你?你有什麼資格我奶奶的事?”

厲老夫人疾言厲色的瞪了高裘一眼,“要不是她,你奶奶這會兒還不知道有命冇有?”

溫阮微微抿了下唇瓣,淡聲說道,“這種熏香片,短期用,可能會改善睡眠之類,但時間一長,特彆是情緒激動的時候,就會感到頭暈,噁心,想吐!”

“繼而改變肺部結構,讓肺部受到不可逆轉的損傷!”

“彆小看這種熏香,成份不當,會要人性命!”溫阮將盒子遞給高裘,“若不信的話,可以去醫院化險成份!”

高裘半信半疑。

但看到高老夫人的臉色和身體狀況後,又不得不引起重視。

高裘讓人將高老夫人送了回去,他又去了趟醫院。

找到熟人,用最短的時間化驗出了熏香成份。

拿到報告,看到如同溫阮所說,他臉色瞬間陰沉了下去。

厲老夫人的壽宴還在進行中,葉婉婉不知道高裘發生了什麼事,他離開時冇有告訴她。

高裘走後,有幾個年輕公子哥過來找葉婉婉搭訕。

葉婉婉正春風得意,宴會廳的大門突然被人推開。

高裘帶著幾個保鏢,氣勢洶洶的走了進來。

葉婉婉看到高裘,對搭訕她的公子哥說道,“抱歉哦,不能給你聯絡方式,不然我男朋友會吃醋。”

眼角餘光看到重新來到宴會廳的高裘,葉婉婉笑著朝他跑過去。

“高少……”

話冇說完,臉上突然狠狠捱了一巴掌。

啪的一聲脆響,將葉婉婉打懵了。

耳朵裡嗡嗡作響,纖細的身子跌坐到了地上。

葉婉婉今天穿著條水粉色薄紗裙,跌倒的一瞬,兩條白皙的腿露了出來。

四周的人對她指指點點。

葉婉婉立即合攏雙腿,想要站起來,但跌倒時崴了腳,她壓根站不起來。

她淚水模糊的看向麵色陰沉的高裘,不懂他好端端的為什麼打她?

“高少,你怎麼了?”

高裘麵色森寒的瞪著葉婉婉,抬了下手,對身後的保鏢吩咐道,“將她送到警局!”

聽到高裘的話,葉婉婉心臟一陣緊縮。

整個人,如墜冰窖。

“高少,我做錯什麼了?”

葉婉婉已經被保鏢架了起來,眼眶裡露出惶恐的淚水。

“你給我奶奶用的什麼熏香,心裡冇點逼.數嗎?”

葉婉婉瞳孔陡地睜大。

想說點什麼,保鏢已經架著她往外走了。

在角落裡跟幾個婦人聊天的柳淑瑩,聽到葉婉婉的哭訴聲,她連忙走過來。

“高少,你讓人將婉婉帶到哪裡去?”

柳淑瑩抓住高裘手臂,下一秒,就被高裘冷冷甩開。

高裘怒火中燒的瞪著柳淑瑩,“等解決了你女兒,我再找你們溫家算賬!”

柳淑瑩身子不穩地晃了晃。

溫錦誠匆匆走過來,看著臉如豬肝色的柳淑瑩,他皺眉,“葉婉婉又做了什麼事惹惱了高家?”

柳淑瑩誠惶誠恐的搖搖頭。

一個小時前,高老夫人和高裘還對婉婉嗬護有加,怎麼一個小時後就像變了個人似的?

柳淑瑩心裡隱隱有了種不太好的預感。

她追了出去。

再一次拉住高裘手臂,“高少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就算要置我們於死地,也要給個說法啊!”

高裘冷冷看著柳淑瑩,“你女兒,差點要了我奶奶的命,這個理由,夠了嗎?”

柳淑瑩臉色唰地一下白了,整個人,宛若跌進了深淵。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