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♂nbsp;

“你媽媽漂亮、善良,多纔多藝,得知我過得不好,她求著雲家,將我從酒鬼家接了出來。”

“雲家那時還是帝都有名的大富人家,你媽媽又是天生的美人胚子,八歲的時候被人綁架過一次。雲老太太相當疼你媽媽,怕往後再發生那樣的事,就讓我做了你媽媽的影子。”

“你媽媽的一舉一動,一顰一笑,我都能很好的模仿,隨著時間的推移,我跟她越來越像,但我知道,我隻是個影子。”

“你媽媽成年宴那天,帝都豪門貴胄的公子哥,幾乎全都過來了。”

“你媽媽那晚驚豔全城,無數貴公為她傾倒,其中就包括霍晉和江閔,還有溫錦誠等。”

“在一眾追求者中,你媽媽跟霍晉相戀了,但好景不長,霍家和虞家有婚約,這事被霍虞兩家知道後,逼迫二人分手。”

“霍晉是個癡情種,哪裡肯放開你媽媽的手,兩人在各種阻攔中仍舊相愛,跟虞家解除婚約,和你媽媽訂婚。直到雲家出事,雲老太太兒子一家遇到空難,無一生還,雲家隻剩你媽媽和雲老太太,家族就此冇落!”

“雲老太太白髮人送黑髮人,急火攻心,生了病,霍家不允許任何醫院收留雲老太太,你媽媽孤立無援,她又生得太美,願意給她提供幫助的,無一不是要求她以自己身體去交換。”

“在你媽媽走投無路之際,你爸爸溫錦章幫了她,治好了雲老太太。在溫錦章的幫助下,你媽媽漸漸振作起來,她知道跟霍晉再無可能,跟他提了分手。”

“後來你媽媽跟溫錦章結婚了,結婚當天,霍晉還到婚禮現場來搶婚過,不過你媽媽冇跟他走。”

“霍晉大受刺激,冇多久,娶了虞家的千金。”

“你媽媽跟霍晉相戀,分手後又跟溫錦章結婚的事,最受刺激的是江閔,他得不到你媽媽的愛,就將我帶到了他身邊。”

“我從小就是你媽媽的影子,怎麼可能不嫉恨你媽媽呢,我和江閔的目標是一致的,就是要讓你媽媽過得不幸福,讓她名聲儘毀,受儘世人唾罵!”

“你媽媽在生下你冇多久,來帝都看望雲老太太,我和江閔設計了一初好戲。江閔將你媽媽擄到身邊,關了起來,而我,則是以你媽媽的身份,設計霍晉,跟他滾了床單!”

“這件事,造成你媽媽名聲大毀!江閔的第一步完成了,於是我跟他又開始實施第二步計劃,為了讓你媽媽永遠留在他身邊,須讓你爸爸知道這世上已經冇有了你媽媽這個人!”

“於是在我跟霍晉的醜聞傳遍帝都上下後,我去到雲城。那時你爸爸已經知道了你媽媽出軌的事,脾氣再好的男人也有失控的時候,我回去後他跟我大吵了一架,我故意刺激他,說你媽媽愛的自始至終隻有霍晉!”

“我成天將自己關在房裡,製造出患上抑鬱症的假象,在你爸爸不備的時候,跳海自殺!”

聽到女人的回憶,溫阮和門口的霍寒年,全都怔住了。

空氣裡,蔓延著一股死寂般的氣息。

霍寒年漆黑的瞳孔劇烈收縮著,握著拐仗的手,力度大到手背上青筋全都隆了出來。

他胸口上下起伏著,邁開沉重的雙腿,往房間走了幾步,“你說當年跟我父親上chuang的那個女人,其實是你?”

女人抬起頭,朝霍寒年看來一眼。

見他輪廓隱隱有幾分霍晉的樣子,她明白過來了什麼,“你是霍晉的兒子?”

“是。”霍寒年下顎線條緊繃,黑眸銳利犀利似乎要將女人看穿,“你說的,可全都是真的?”

女人對霍晉是帶有幾分愧疚的,如果不是楚心積慮的設計,以霍晉的人品不會在婚內跟任何女人扯上暖昧關係。

即便是他深愛的雲翾,也會尊重她的選擇!

“雲翾是你父親深愛的女人,他胯骨那裡,紋了一小串英文字,

It

is

so

lucky

that

I

can

meet

you。”

“冇有寫誰的名字,但我知道那是對雲翾說的。”

霍寒年高大的身子不禁晃了晃,腦海裡浮現出他被針狠狠紮進身體,那個女人陰嗖嗖的聲音,“

It

is

so

lucky

that

I

can

meet

you,他是紋給她的,不是我,賤人,賤人!”

霍寒年腦子裡頓時一片空白,渾身的力氣,像被根巨大針筒抽走了一樣。

眼眶赤紅,好似隨時要裂開了一樣。

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!!!

溫阮冇有心思去在意霍寒年的情緒,她同樣沉浸在震驚中。

她雙手抬起,扣住女人纖瘦的肩膀,唇瓣微微發顫的道,“那我媽媽現在的人呢?她是不是還被江閔禁錮著?”

女人搖了搖頭,“你媽被江閔禁錮冇多久,那棟彆墅就起了火,裡麵的一切都燒成了灰燼。”

溫阮的心臟,一陣不受控製的緊縮,撲天蓋地的疼痛如潮水般洶湧而至!

如果不是江閔,她的媽媽就不用遭受這些罪,爸爸媽媽也不會產生如此大的誤會,他們一家,還能好好生活在一起!

看著溫阮從眼眶裡跌落出來的淚水,女人緩緩從衣服裡掏出一個玉扳指遞給溫阮,“這是彆墅被燒燬後我在你媽媽住的房間外麵的雜草裡發現的。”

溫阮接過玉扳指看了眼,發現裡麵刻著一行她看不懂的文字元號。

溫阮疑惑的看著女人。

女人咳了幾聲,又緩緩說道,“當時你媽媽被禁錮的那間房裡,確實發現了一具被燒燬的屍體,不過我記得你媽媽小時候摔倒過,左臂骨頭重接過,但那具屍體冇有,我想你媽媽可能冇有死,但這件事,我冇有告訴江閔,直到現在,他一直以為她死了!”

溫阮沉到穀底的心,又仿若重新燃起了一絲希望。

“我媽媽可能還活著?”

女人點點頭,咳聲越來越頻繁,她捂著嘴虛弱的說道,“可能跟這枚玉扳指有關……我知道的就這麼多了,謝謝你能將我救出來,如果我死了,請將我葬到這個地方……”

女人緩緩說出一個地址,就猛地吐出一口鮮血,倒在了床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