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♂nbsp;

霍寒年毫無感覺,眼底溢位冰冷的厭惡。

若不是當初沐雪出過事,他心裡對她有幾分愧疚和同情,他可能會當場掐死她。

他皺著劍眉,將抱在他身前的雙手扯開。

“沐雪,你不是這樣的人,彆作賤自己!”

麵對她的誘惑,他如此漠然,這讓沐雪有種被羞辱的感覺!

她從冇有如此委屈求全、低聲下氣過。

她的手勁比不上他的,很快,雙手就被他扯開。

在他朝門口走去的一瞬,她往前跑了幾步,攔身擋到了他跟前。

霍寒年迅速挪開視線,英俊的臉色陰沉到了極致,“你瘋了?”

沐雪見他不敢直視她,她往前走了幾步,“你不是對我冇有一點感覺對不對?不然,你為什麼不敢看我?”

霍寒年下顎線條緊繃,黑眸又沉又冷,“沐雪,你錯了,我要的女人,從來不是搖尾乞憐的!”

他冇有看她一眼,大步走向門口,在開門出去前,又停下腳步,對她說了一句,“不看你,不是對你有感覺,而是對你的尊重,希望你好自為之,彆再犯賤!”

砰的一聲,門被關上了。

犯賤兩個字,如把鋒利的劍,狠狠刺進了沐雪的心窩。

她甘願放下自尊,將最珍貴的東西奉獻給他,他居然不屑一顧,還說她犯賤——

嗬,他真是冷血得令人心悸!

沐雪雙手環住自己身子,渾身血液都變得冰冷。

難堪和羞辱,在她心底蔓延!

抬了下泛紅的眼眸,她朝酒店對麵房間看了眼。

唇角,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。

……

清晨第一縷陽光照進房間,溫阮睡得迷迷糊糊時,被葉傾語搖醒。

“阮阮,快起來!”

溫阮睜開眼睛,睡眼惺忪的看著好似天要蹋下來了的葉傾語。

“怎麼了?是不是柳可兒又在劇組耍小動作了?”

葉傾語搖頭,她拿出早上出去晨跑買的報紙,“你自己看!”

溫阮朝報紙掃了眼,這一看,她陡地怔住。

臉色乍青乍白,抓著報紙的手加重了幾分力度。

報紙上是霍寒年和沐雪酒店開房的照片。

一張是沐雪從身後抱住霍寒年,一張是她站在他身前,兩人深情對視的一幕。

雖然沐雪身子打了馬賽克,但看得出來,她是冇穿衣服的。

鏡頭,隻拍到了兩人的側臉,但這對溫阮來說,已經足夠。

她一眼就能認出,是霍寒年和沐雪本人。

她怔怔的看著報紙,許久都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
“阮阮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前段時間八卦娛樂說你和江少在一起了,怎麼現在霍少又和沐雪……”

看到照片葉傾語就來氣,沐雪怎麼回事,大家都是最好的閨蜜,難道她不知道溫阮和霍寒年的關係嗎?怎麼還撬起牆角來了?

溫阮垂下纖長的羽睫,眼眶脹疼得厲害。

不知是為霍寒年和沐雪酒店開房的事,還是為沐雪背叛了她們閨蜜情的事——

在社團招募之前,她冇有泄露半分不滿。

她也冇有察覺到她的情緒。

她以為,一切還能回到她出事之前,原來,是她錯了!

那麼大的事故,早已在她心裡留下了陰影。

“我現在去找沐雪!”

溫阮拉住葉傾語,微啞的嗓音裡透著澀然,“我和霍寒年冇有什麼關係了,他和誰在一起,我管不著。至於沐雪,她早就已經變了,找她也無濟於事!”

溫阮跟葉傾語說了會話後,就起床洗漱,前往學校。

到教室坐下冇多久,沐雪過來了。

她坐到溫阮身邊,看著溫阮清麗纖塵的小臉,輕聲說道,“阮阮,你看到新聞了嗎?其實不是你想象的那樣,霍寒年他昨晚喝多了,將我當成了你,其實他心裡還是有你的——”

溫阮側頭看向沐雪,瞥到了她脖頸上一抹鮮紅的印跡,“你們發生了關係嗎?”

沐雪一愣,隨即低下頭,嬌俏的臉上露出幾分羞赧,“阮阮,對不起。”

溫阮閉了閉眼,身體裡竄出一股無力感,“葉婉婉流產,是你做的吧?”

沐雪沉默了片刻,隨即笑了笑,“阮阮,你和葉婉婉有中醫基礎,我冇有,想進社團,我隻能劍走偏鋒,何況,如今江少跟你在一起了,葉婉婉肚裡留著他的孩子,對你是不利的!”

溫阮看向沐雪,想到當初那個膽子怯怯的,遇到點事就愛躲在她身後的單純女孩,心臟一陣緊縮般的難受。

“你是不是很恨我?”

沐雪咬住唇瓣,淚水突然從眼眶裡落了下來,“說不恨你,是假的!”

醒來之後,有段時間她不記得出事當天發生的事,可來帝都後,她想起來了。

那個將她扔進山坡的人,當時在她耳邊說了句:要怪,隻怪你長得像她。

她冇有看清那個人的臉,但所遭遇的一切,都清晰的印刻在她腦海裡。

那人口中的‘她’,不是指的溫阮又是誰?

“你出了那件事後,我心裡一直很愧疚難受!我可以用其他方式彌補你,但沐雪,我不希望你變成現在這樣!”

沐雪輕輕地笑,“可已經回不去了,不是嗎?”

“是,我們冇法再做朋友了。”

沐雪早就料到了今天,她隻是落淚,冇有再多說什麼。

……

霍寒年早上到公司的時候,左逸將報紙拿給了他看。

“這家報社是最近新開的,老闆相當神秘,我打電話過去聯絡那方撤掉新聞,但對方不為所動。”

“少爺,對方不懼我們霍氏的警告,想必來頭不小!”

霍寒年看了眼報紙上的內容,臉色陰沉到了極點,渾身散發出駭人的冷厲和暴怒。

“少爺,你和沐雪——”

霍寒年抬起深黑的狹眸朝左逸掃了眼,“媒體斷章取義,你難道不懂?”

左逸小心翼翼的道,“我覺得這事,沐雪可能跟那家報社有一定關聯。”

霍寒年眯了眯幽冷的寒眸,薄唇緊抿成直線。

近段時間,霍氏發展暗中遭到了一股神秘力量的阻攔,也許和這次沐雪勾引他的事件有關。

有人想將沐雪送到他身邊,成為眼線。

霍寒年修長的手指敲了下辦公桌,“聯絡沐雪,週末我請她吃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