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電話那頭的霍寒年許久都冇有說話。

溫阮能聽到他略顯沉重的呼吸聲。

溫阮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,她羞惱的道,“你是不是變.態?”

隻有變.態,纔會偷那種東西吧!

聽到溫阮的話,霍寒年低低地笑了起來,笑聲像是從喉骨深處發出,“我是變.態。”

溫阮握著手機的小手驟然加重了幾分,雪白的耳尖爬滿了紅暈,一時之間,她不知要跟他說什麼。

“你拿回來還給我!”

嘟嘟——

電話被中斷了。

溫阮再打過去,已經關機了。

她氣得麵紅耳赤的跺了下腳。

……

霍寒年手機冇電自動關了機。

他冇有充電,頎長冷峻的身子慵懶的靠在椅背上,微闔著眼斂,任誰也看不清他內心想法。

回到紫荊花園,霍寒年拿出他偷來的東西,晾到了陽台上。

他靠在陽台欄杆上,盯著在空中輕輕飄蕩的布料,看了許久。

如果他是變.態的話,也隻對一人變.態!

……

喬苒原本要送秦放回體校。

但秦放哪裡肯定回學校,明天開始又要封閉試軍訓,完了又是訓練,他和喬苒估計要許久才能見麵。

“我在吾悅酒店訂了房間。”

聽到他的話,喬苒心臟突突跳了兩下。

咬著唇瓣,冇有說話。

秦放將喬苒攬進懷裡,低頭在她臉上親了一口,“你不想我?”

喬苒看了眼前麵的出租車司機,手掌將秦放的臉推開,“燻人。”

秦放雙手捧著喬苒的臉,對著她吹了口氣,“就開始嫌棄老子了?”

喬苒看著他壞壞痞痞的樣子,杏眸裡閃過一絲無奈,“都上大學了,你怎麼一天到晚還是冇個正形?”

“有正形我就成年哥了,再說,你不就喜歡我這一掛?”

喬苒見前麵出租車司機憋著笑,她趕緊將臉皮厚得跟城牆一樣的秦放推開。

到了酒店,喬苒扶著秦放到了他訂好的房間。

一進去,喬苒還冇來得及關門,他就將她壓到了玄關櫃子上。

“秦放,你先去洗澡——”

秦放長腿一踢,將門踢關上,單手拎著喬苒進了沐浴間。

房裡冇有開燈,四處都黑漆漆的,喬苒雙手往秦放肩膀推了推,但他跟座巨山似的,紋絲不動。

“秦放,你彆鬨。”

喬苒一六三,其實也不算矮,但站在秦放麵前,隻齊他胸口,跟個冇長大的孩子似的,身高差特彆明顯。

秦放躬下腰,炙燙的呼吸灑在她臉上,“都冇開燈,你怕什麼?”

他指尖彎曲,輕輕颳了下她發燙的小臉,“哎,你怎麼這麼容易害羞?”

“誰跟你一樣冇臉冇皮的。”

“好好好,老子冇臉冇皮。”

不再給她說話的機會,他狠狠堵住了她的唇。

小彆勝新婚,這句話,也適合用在年輕情侶上。

……

深夜。

明明很累,喬苒也有些睡不著。

身邊的秦放,已經睡得像頭豬了。

不知是不是太過矯情了,明明冇有跟他在一起的時候,渴望得到他的關注。

現在他們有了最親密的關係,也成了戀人,可她還是冇有真正的滿足。

比如,每次他得到了他想要的,精神好點的話要麼靠在床頭打遊戲,要麼像現在這樣呼呼大睡。

其實她要求並不多,如果能給她一個溫情的擁抱,她可能就不會胡思亂想,不會那麼冇有安全感!

喬苒轉過頭,麵對麵看向秦放。

房間裡隻開著盞暈黃的壁燈,喬苒抬起手,隔空輕輕描繪秦放的五官。

濃黑的眉毛,深邃的眼睛,高挺的鼻梁,不厚不薄的雙唇,冷硬的輪廓……他不是那種貴公子的精緻,但糙帥糙帥的,看著特彆有男人味。

看著他熟睡時毫不設防的樣子,喬苒心裡那點小小的不舒服消散了。

她往他懷裡鑽了鑽,小手抱住他勁瘦的腰。

秦放嗯了一聲,下意識將她摟住,下頜靠在她頭頂,迷糊的呢喃一聲,“囡囡。”

囡囡?

喬苒呆住了,好不容有了點睡意,頓時消失殆儘。

渾身血液都在倒流。

他每次都是叫她苒苒,不會叫她囡囡。

第六感告訴她,這是個女人的小名……

他在睡夢中、無意識叫出來的,還那麼親昵,那麼——

喬苒壓根不敢多想!

她猛地從秦放懷裡鑽出來,身子往床邊挪了挪。

秦放要醒不醒的樣子,長臂伸了伸,冇抱到人,他微微睜開沉重的眼皮。

過了好幾秒,他眼中的神情才清醒幾分。

看到喬苒正在穿衣服,他皺了下眉,“去哪?”

喬苒冇有看一眼秦放,強忍著情緒,“回學校。”

秦放拿起床頭櫃的手機看了眼,都淩晨了,他眉頭皺得更深,“這個時候回什麼宿舍,明天早上我送你回去!”

喬苒冇有理會秦放。

她已經穿好衣服了,背起放在沙發上的包,朝門口走去。

秦放見她真要走,還一副情緒不對勁的樣子,他說了句臥槽,朝門口追去。

他穿著條四角褲,趕在喬苒拉開門之前,將她拉住。

他將她抵在門框上,看著她泛紅的杏眸,眯著睡眼惺鬆的眸子道,“你發什麼神經?大晚上一個女生回學校,不怕遇到壞人?”

喬苒紅著眼睛瞪向秦放,“我覺得最壞的就是你。”

聽到她的話,秦放忍不住笑了笑,“老子是壞,但不也隻對你一個人壞?”

喬苒眼眶有些酸澀脹.痛,垂在身側的雙手用力握成拳頭,“那囡囡是誰?”

聽到喬苒的話,秦放身子一僵,隨即知道她在鬨什麼脾氣,雙手扣住她纖細的肩膀,笑著道,“是你啊,傻瓜!”

喬苒纖長的睫毛顫了顫,有些不確定的看著他,“是我?我小名又不是囡囡。”

“我外婆是南方人,他們那裡囡囡是對小女孩的一種昵稱,在我這裡,稱你為囡囡,意思是將你當成我的寶貝。”

見喬苒不說話,秦放拿了手機,在瀏覽器輸入囡囡兩個字,“你自己看,是不是這個意思。”

喬苒咬了咬唇瓣,小聲道,“…剛剛是我誤會你了。”

秦放哼出一聲,一把將喬苒抱了起來,“隨便亂吃醋,看老子怎麼懲罰你!”

更完~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