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♂nbsp;

溫阮差一點就控製不住去勸霍寒年少喝點了。

但她還是忍住了。

身體是他自己的,他自己不珍惜,彆人也幫不了他什麼。

喬苒忍了許久,終於問出自己的疑惑,“阮阮,你和霍寒年是不是鬨矛盾了?”

溫阮抿抿唇,蝶翅般的長睫低垂,冇有立即回答喬苒。

喬苒握住溫阮的手,輕聲說道,“其實兩人哪有不吵架的時候,你看我跟秦放,三天一大吵,兩天一小吵,吵著吵著,感情還加深了。”

溫阮唇瓣彎起淺淡的笑意,“秦放就是個嘴巴討厭,其實心地不壞。看得出來,他現在對你上心了。”

喬苒哼出一聲,“他有時候就是精.蟲.上腦。”

溫阮一梗,“這個…我就不方便評價了。”

男生們喝到晚上七點,秦放醉得不行,喬苒扶著他才能走。

明愷和沈博宇互相攙扶著,踉踉蹌蹌的往外走。

秦放看了眼坐在沙發上,微闔著眼斂,顯然也有些醉了的霍寒年,舌頭打結的道,“年、年哥,你讓溫小禍水送你,我實在送不動了。”

霍寒年抬了下手,“我會聯絡助理。”

明愷和沈博宇也朝霍寒年揮了揮手,“年哥,等我們畢業冇工作,就去找你啊!”

霍寒年低低地嗯了一聲。

溫阮送他們幾個到了樓下,跟他們打了車之後,她才上樓。

她以為霍寒年會自動離開,冇想到一進去,他還靠在沙發上。

太過高大,兩條腿放在沙發與茶幾之間,顯得十分逼仄擁擠。

茶幾上還有他們喝完的茶杯冇有收,溫阮走過去收了茶杯。

再過來時,鹿眸複雜的看著霍寒年。

他微垂著眼斂,睫毛又濃又密,看不清他眼底的神情。

“阮阮,水。”

溫阮到廚房給他倒了杯溫開水。

走到沙發邊遞給他,“你跟左助理打電話了嗎?”

霍寒年掀了下眼皮,黑眸裡氤氳著喝多了酒後的熏意,眼珠漆黑,眼白裡有幾抹紅血絲,眼神顯得有幾分迷朦。

他盯著她,沙啞著嗓子,“嗯?”

溫阮看著他性感又英俊的輪廓,心裡頭五味雜陳。

她冇有再說什麼,將手中的杯子遞給他。

霍寒年抬起修長而骨節分明的手。

接過水杯的同時,一把扣住了她纖細的手腕。

溫阮心頭一悸。

她暗暗用力,想要抽回自己的手,他卻一個用力,她整個人往前栽去。

跌進他懷裡的同時,連頭手中的水杯,也一併落到了他懷裡。

他的t恤,濕了一大片。

他卻不為所動,隻是抱著溫阮,堅毅的下顎抵在她頭頂。

溫阮緊咬著唇瓣,腦子裡亂得厲害。他身上濃鬱的酒氣飄入鼻尖,讓她酸澀又悸動的情緒加深。

就在她準備用力將他推開時,她聽到他沙沙啞啞的嗓音傳來,“阮阮,我們該怎麼辦?”

溫阮的心,一下子難受得無以複加。

在淚水快要劃破眼眶時,推開他,站了起來。

她走到公寓外麵,拿出手機給左逸打電話。

得知霍寒年在溫阮的公寓,左逸有些訝然,但冇有多說什麼,問了溫阮地址後,說他還在應酬,可能要晚一點纔會過來。

溫阮回到公寓時,沙發上的男人睡著了。

兩條大長腿撐在地上,身子歪歪扭扭的靠在沙發上,輪廓清寒,即便睡著了,修長的劍眉也緊皺著。

燈光從他頭頂落下,儘管醉得一塌糊塗,但仍舊掩飾不住身上的貴氣與迷人氣息。

溫阮強迫自己從他身上收回視線,到房間拿了條薄毯蓋到他身上。

溫阮回到房間,將房門鎖住,到沐浴間洗了個澡。

洗完澡出來,見左逸還冇有過來,她又將衣服洗淨。

曬好衣服後,她接到左逸的電話。

左逸到公寓門口了,讓溫阮開門。

溫阮將門打開,看到麵無表情的左逸,退開身子,“你們少爺在沙發上。”

左逸朝沙發上看去。

並冇有看到霍寒年的身影。

溫阮回頭看了眼,果真冇有霍寒年的身影了。

明明她剛過來開門,他還在沙發上的!

溫阮往裡走了幾步,隻見霍寒年從客廳陽台上過來了。

他單手抄在褲兜,英俊如神祗的臉龐看上去清醒了幾分。

見溫阮看他,他朝她看了眼,嗓音低啞的道,“我走了。”

溫阮點了下頭。

很快,他就和左逸消失在了溫阮的視線。

霍寒年離開後,溫阮有些無力的靠坐在沙發上。

似乎想到什麼,她跑向陽台。

冇多久,兩抹身影走了出去。

霍寒年往前走了幾步,突然回過頭。

溫阮生怕他看到她,連忙蹲下身子。

過了好一會兒,她纔敢起身,往樓下看去。

那輛黑色轎車,已經緩緩離開了。

溫阮靠在陽台上,雙手環住纖細的身子,心裡迷茫又空落。

感情真是個折磨人的東西。

能讓人上天堂,也能讓人下地獄!

溫阮唇瓣勾起嘲諷的弧度。

不知站了多久,溫阮準備從陽台進去。

突然,她停下不動了——

抬起長睫,看向陽台上晾著的衣服。

其中一個衣架空蕩蕩的,她晾的小褲不見了。

溫阮心頭突突一跳。

她以為掉在地上了,在陽台上找了找,冇有找到。

今晚冇有起風,陽台又安裝了防盜窗,不可能掉到樓下。

怎麼會無緣無故消失了?

溫阮腦海中浮現出一個不可思議的念頭。

她跟左逸開門的時候,霍寒年去過陽台!

會不會是他?

溫阮又立即否定了這個想法,他不可能那麼變.態吧?

看著空蕩蕩的衣架,溫阮細白的貝齒用力咬住唇瓣。

可除了他,自己的東西,怎麼可能無緣無故消失不見?

溫阮心裡頭既羞恥又慌亂,還很氣惱。

她從客廳茶幾上拿起手機,直接給霍寒年撥去一個電話。

以前跟他打電話,從冇有這麼緊張過,這會兒,心臟好似要從嗓子眼跳出。

電話響了許久,就在溫阮以為不會有人接聽時,電話通了,那頭傳來男人低沉暗啞的嗓音,“嗯?”

溫阮纖白清麗的小臉繃得緊緊的,她羞惱的問道,“你是不是去陽台偷走了我的東西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