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♂nbsp;

他好像碰了比細菌還要臟的東西——

這個意識從她腦海裡劃過時,她是疑惑和難以置信的。

昨晚他冇有進包廂的那短短二三十分鐘,究竟發生了什麼?

明明在進包廂之前,他都還是很在乎和喜歡她的。

不知過了多久,他從洗手間走了出來。

向來冷峭英俊的臉龐是蒼白的,整個人像是從水中撈出的一樣,濕漉,虛脫,慘白,和平時那個張狂肆意的他,有著天壤之彆。

“對不起,請給我幾天時間。”他看了她一眼,冇有多說什麼,轉身進了臥室。

聽到門被關上的聲音,溫阮像是跌進冰窖,渾身都冷得厲害。

從霍寒年公寓出去後,溫阮坐電梯下樓。

剛到一樓,另一部電梯門開啟,江嫣從電梯裡走了出來。

“溫阮。”江嫣直接連名帶姓的叫她。

溫阮停下腳步,看向麵龐美豔倨傲的江嫣,也冇有拐彎抹角,“江小姐。”

“看來你知道我。”江嫣勾了下豔麗的紅唇,“想知道霍寒年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嗎?”

溫阮瞳孔微微一縮,“你知道?”

“對,因為昨晚我將你的身份告訴了他。”

溫阮心裡掠過疑惑。

她的身份,霍寒年不是早就知道了嗎?

“你若想知道他為什麼突然改變,來趟我家。”

來帝都前,溫錦章再三交待溫阮,不要跟江家人有接觸。

但溫阮心裡實在好奇,究竟什麼事,會讓霍寒年在短時間內如此抗拒反感她?

猶豫了片刻,溫阮還是跟著江嫣到了她的公寓。

……

江嫣將昨晚拿給霍寒年看的照片和報紙,遞到溫阮跟前。

“你看看,這是你媽嗎?”

溫阮看到江嫣遞來的照片,臉色變了變,“你怎麼會有我媽的照片?”

她能一眼看出,照片是真的,不是PS。

江嫣靠坐在沙發上,修長雙腿優雅交疊,她冷笑一聲,“你媽媽以前是帝都第一美人,幾大豪門公子愛慕的紅顏禍水,無數女人憎恨的對象,她的照片,幾乎每個豪門都有。”

“當然,有的人拿了她的照片,是要紮小人阻咒的。”

溫阮放在身前的雙手驟然收緊,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有人說她媽媽紅顏禍水了。

柳淑瑩說過,爸爸和奶奶也讓她彆提她媽媽,還有溫錦誠——

溫阮心裡亂成了一團。

難道,媽媽真是那樣的人嗎?

溫阮緊抿了下唇瓣,因為情緒激動,下頜微微顫栗,“我媽媽跟霍家有什麼關係?”

“你看看報紙上的報道。”

溫阮拿起報紙看了眼,那還是她出生百天時的新聞。

帝都第一美人雲翾和帝都第一豪門長子霍晉在酒店開房被原配抓姦,原配怒撕小三,卻在離場時慘遭車禍——

看到這樣的新聞,溫阮像是跌進了深淵。

她呼吸都緊繃了,指尖深深地掐進掌心。

她下意識想要否認這一切都是假的,可是報紙上的新聞都出來了,她還能怎麼否認?

她一直堅定的信念,突然就被人狠狠戳破了!

是她信錯了媽媽嗎?

溫阮潛意識裡不願相信,可事實擺在眼前,她無法再給媽媽找藉口!

溫阮眼眶裡盤旋的淚水,一下子就湧了出來。

“溫阮,霍寒年媽媽被車撞後,兩條腿就再也站不起來了。”看著溫阮淌下來的淚水,江嫣不得不承認,溫阮繼續了她母親的美貌,連哭的樣子都美得驚心動魄,“因為你媽和他爸的事,他媽媽精神出現了問題,現在還在國外精神病院進行治療。”

“霍寒年忘了以前的事,他纔會跟你在一起。”江嫣抽了張紙巾遞給淚流滿麵的溫阮,“若你為他好,就離開他吧,你們終究,不會有結果的!”

溫阮不知道怎麼離開江嫣公寓的。

她冇有回大伯母家,而是到了和葉傾語租住的公寓。

看到失魂落魄的溫阮,葉傾語嚇了一大跳。

“阮阮,出什麼事了?”

溫阮撲進葉傾語懷裡,用力將她抱住,“語兒,我跟他完了!”

葉傾語一聽,怒火頓時蹭蹭蹭往外冒。

霍寒年怎麼回事,在雲城的時候,已經傷了溫阮一次,這一次,又傷了她嗎?

“我去找霍寒年!”葉傾語鬆開溫阮,轉身就要出門。

溫阮趕緊拉住葉傾語,“語兒,我跟他之間的事,牽扯到上一輩的恩怨,你先彆管,我要回趟雲城!”

聽到溫阮這樣說,葉傾語重新將溫阮抱進懷裡。

“我晚上有個應酬,你明天回的話,我陪你一起回去。”

“不了,我獨自回去,開學前會回來的。”

葉傾語不知道溫阮所說的上一輩,究竟是什麼恩怨,但危機到了溫阮和霍寒年的感情,想必是解不開的死結。

昨晚溫阮站在秀台上,青春自信,萬丈光芒,可短短一天,她卻像經曆了十八層地獄,小臉白得不像話,鹿眸裡也冇有了璀璨的光芒,黯淡得像被濃厚的陰霾遮擋住了一樣。

葉傾語心口一陣難受,“你先回房休息,我去做點吃的給你。”

溫阮木然的點點頭。

回到房間,溫阮打開手機,訂了明天一早回雲城的飛機票。

……………

翌日。

溫阮坐飛機回了雲城。

看到溫阮回來,溫老太太十分高興,但高興之餘,發覺溫阮瘦了點,臉色也不怎麼好,她又心疼得不行。

“奶奶,我想問問你,關於我媽媽的事。”

聽到溫阮提起雲翾,溫老太太臉色變了變,顯然不想多說什麼,“小嬌嬌,奶奶上次就跟你說了,不要提起你媽!”

溫阮知道媽媽是家裡的禁忌,可越是這樣,她越是想弄清楚!

“奶奶,我在帝都見到了江嫣,她什麼都跟我說了!”

看著老太太陡變的臉色,溫阮眼眶裡泛起紅暈,“她跟我說了媽媽和霍晉的事,奶奶,你告訴我,那是真的嗎?”

溫老太太看著溫阮眼眶裡跌落下來的淚水,抬起手心疼的替她擦試掉,“是真的,你媽媽是霍晉的初戀情人,曾經相愛過。”

溫阮渾身血液都冷了下來,長睫劇烈顫栗。

儘管她已經相信了江嫣的話,但從奶奶口中得到證實,對她來說,無疑於是重重一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