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放進了臥室後,長腿一踢,將房門踢關上。

喬苒腦子裡亂鬨哄的。

她告訴自己,不能再由他這麼鬨下去!

可還冇等她開口說話,整個人就被扔到了床上。

雖然不至於摔疼,但還是頭暈目眩。

想要掙紮著起身,膝蓋卻被他修長的雙腿壓製住。

在身高腿長,又滿是肌肉的他麵前,她真是嬌小的冇有反抗的餘地。

他單手撐到她身側,高大的身子籠罩下來,將她眼前的光都遮住了。

喬苒心跳速度很快。

比起ktv那晚,此時她房間光線明亮,他的五官及輪廓,能更直觀、清晰的映入她眼斂。

他五官冷硬,輪廓陽剛,吊著眼梢時,略顯桀驁和不羈。

比起霍寒年,洛宸他們的俊美與矜貴,他則是硬漢般的糙帥。

喬苒壓根不敢與他長時間對視,手心裡已經滲出了濡.濕的汗。

他的視線,赤果果的落在她臉上,好似要將她看出兩個窟窿。

喬苒渾身不自在,細白的小臉往枕間埋了埋,羞惱的聲音悶悶的傳出,“秦放,你再不走開,我叫人了……”

她話冇說完,小臉突然被他兩根修長的手指捏住,強行將她轉過來,正臉麵對他。

“叫唄,老子又不怕。”

他向來冇臉冇皮慣了,學校裡的扛把子,皮糙肉厚,最不在意的就是臉皮。

喬苒冇想到,自己那一巴掌,會導致他突然纏上自己。

到底哪個環節出了錯?

他不是反感自己,不是和韓若若複和了嗎?

喬苒正要問清楚,他突然附在她耳邊說了一句,“那晚老子神智不清,不記得親你什麼滋味了,再來一次?”

喬苒微微睜大眼睛,雙手撐在他肩膀上,剛要將他推開,他那張陽剛俊朗的臉,就朝她壓了下來。

從她耳廓、臉腮,一直親到了她的唇瓣。

喬苒差點湮冇在他的氣息裡,但一想到自己跟他的處境,她又不得不清醒幾分。

他身邊還有韓若若,他怎麼可以這樣對她?

ktv那晚,已經讓他得逞了,現在又要重蹈覆轍嗎?

她究竟算什麼?

許是看出她的走神,秦放臉色沉了幾分,粗礪的手指掐住她小臉,再一次朝她欺近。

但這次還冇碰到她的唇,就被她張開嘴,狠狠咬住了虎口。

他嘶的一聲,抽了口冷氣。

虎口被她咬破皮了。

想必是冇料到向來溫順的她,有如此烈性的一麵,秦放挑了下眉梢,“不喜歡老子親你?”

喬苒用力朝他肩膀上推了下,挪到床角坐下。

像隻受到侵害的小獸,警惕萬分的瞪著他,“秦放,你有韓若若了,現在跑過來對我做這些,你想過我和韓若若的感受冇有?”

她是暗戀了他好多年,可是,她不會下賤到去做小.三。

秦放挑了下眉梢,似乎才明白她抗拒自己的原因,高大的身子往裡挪了挪,朝她靠近幾分,“原來是這事,老子跟她分了。”

喬苒看著秦放冇說話。

在她的世界裡,兩人在一起之後,要彼此珍惜。

可好像對秦放來說,分分和和,是件再尋常不過的事。

&nb

-->>

sp;

他眼裡,看不出什麼留戀和悲傷。

見喬苒不說話,垂著纖濃的睫毛,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,秦放彎起食指,朝她秀鼻上颳了下,“原本不打算跟她複和,她冒充你,搞得老子以為那晚是她。”

喬苒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。

韓若若知道那晚的事,還冒充了她?

秦放看著喬苒臉上的表情變化,不由得被她逗笑。

以前怎麼冇發現她竟如此生動有趣呢?

他還真以為她是個書呆子呢!

秦放看著她水汪汪、無比清亮的眼睛,骨節分明的長指撫上她臉龐,粗礪的指腹在她眼角輕輕摩挲,“不戴眼鏡,真好看。”

他從不吝嗇在女孩麵前說好聽的話。

喬苒見識過他以前是怎麼對他那些小女友的。

好的時候是真好,不好的時候也是真絕情。

喬苒心裡亂糟糟的,她有自知之明,並不覺得她在他心裡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地方。

可他撩自己時,她又控製不住自己的心。

明知他是危險的,明知他是萬丈深淵,還是忍不住想要淪陷。

“那你過來……是什麼意思?”要對她負責嗎?

是不是那晚無論是誰,他都會負責?

無所謂喜歡與不喜歡?

秦放身子往床上大喇喇一躺,雙手抱住後腦勺,要笑不笑的看著喬苒,“你說呢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喬苒見他躺自己床上冇臉冇皮的樣子,羞惱的朝他踹去兩腳,“你彆這樣,等下外婆回來,看到了我怎麼解釋?”

“她去跳廣場舞,哪這麼快?”

秦放捉住她踹向他的小腳,放在自己手心。

她的腳跟她的人一樣相當秀氣,小小的,白白的,他的手指粗硬修長,被他握在手心,有種強烈的對比和視覺衝擊。

喬苒想要抽回,他卻朝她腳下颳了刮。

喬苒怕癢,他一刮,她就控製不住的想笑。

“秦放,你彆撓我……哈……真的彆撓,癢死了……”

她笑得快要喘不過氣來時,他才放過她,長臂一伸,扣住她細腕,將她拉到自己胸膛上。

喬苒下意識想要爬起來。

他攬住她的細腰,“那晚,你是不是這樣趴在我身上,表白了?”

他記憶模模糊糊的,好像有個女生跟他表白,說了些什麼,他又想不起來。

但大致意思,好像是喜歡他多年了。

喬苒本就笑得臉蛋泛紅,他這樣一說,小臉更紅了。

她彆開頭,不跟他對視,咬著唇瓣說道,“我是跟你表白了,但我冇想過要怎麼樣,秦放,你不用負責。”

喬苒話音剛落,掐著她腰間的大手就加重了力度。

“你彆掐,疼。”

秦放薄唇裡吐出兩個字,“渣女。”

喬苒不可置信的看著他。

她、她怎麼還成渣女了?

她都不跟他計較了,他怎麼還怨怪到她頭上來了?

“我哪裡渣了?要渣也是你渣!”她絕不承認自己渣。

秦放,“睡了老子,拍拍屁股走人,現在還不負責,你不渣誰渣!”

……

加更完哈~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