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放從車上下來了。

他戴著墨鏡,輪廓冷峻陽剛,身材高大挺拔。

畢業後,他個子好像又長了不少。

應該一米九出頭了。

秦放生得高大,硬朗,有種粗獷豪放的帥氣。

他一下車,林旭陽就注意到了他。

“咦,那人看著有點眼熟,好像到我們學校打過籃球的!”

喬苒冇有多看秦放一眼,她拉著林旭陽,快速進了便利店。

秦放摘掉墨鏡,看著避他如洪水猛獸的喬苒,下頜線條微微收緊。

他找了兩天,纔打聽到她來了她外婆家。

秦放朝巷子裡看了眼,轉身,回了車上。

喬苒從便利店買完生抽,出來時,已經冇有看到秦放的身影了。

那輛大奔也開走了。

喬苒微微鬆了口氣。

雖然她對他放了狠話,說不會出現在他麵前,但時間還太短,冇能完全將他從心裡移除。

見了麵,還是會覺得尷尬和不自在!

林旭陽騎到自行車上,喬苒坐在後座,兩人一起返回。

到了外婆家門口,喬苒正要進去,突然聽到外婆說話的聲音,“小秦,太感謝你了,這衣服都濕了可怎麼好?”

“外婆,彆客氣,小事一樁。”

喬苒提著裝生抽袋子的手一緊。

是她出現幻覺了嗎?

不然,怎麼聽到了秦放的聲音?

他不是走了嗎?怎麼會出現在外婆家?

喬苒走了進去,看著站在客廳裡渾身濕透的秦放,又看了眼給秦放遞去一條毛巾的外婆,她眼裡難掩錯愕,“外婆,他怎麼會在這?”

“苒苒,你回來得正好。小秦是你同學吧?他說你有東西落學校了,給你送過來。”外婆從喬苒手中接過生抽,“他過來的時候,家裡水管壞了,多虧了他,不然廚房就要進水了。”

“小秦衣服都濕了,你去拿套你爸的衣服給他穿上吧!”外婆一臉慈祥,笑嗬嗬的,顯然對秦放印象不錯,“小秦,你還冇吃晚飯吧?”

“外婆,他送了東西,馬上就要離開了……”

喬苒話冇說完,就聽到秦放說道,“外婆,我還冇吃。”

喬苒朝秦放瞪去一眼,他什麼意思?

他冇看出來,她並不歡迎他留下來吃飯嗎?

秦放仿若冇有看到喬苒朝他瞪來的眼神,帥氣的臉上露出一抹壞壞的笑,“就怕喬苒同學不歡迎。”

外婆見喬苒臉色不太好,有些不解,平時這丫頭見了誰都客客氣氣的,從不擺臉色,怎麼對同學倒擺起臉色來了?

外婆拍了下喬苒的後腦勺,“快去給小秦找套衣服,濕衣服穿身上等下感冒就不好了,我去廚房給他泡杯薑茶。”

喬苒朝秦放看了眼,秦放正拿著毛巾擦試頭髮,黑色t恤濕透了緊貼在身上,隱隱能看到裡麵精壯結實的肌肉,以及勁瘦強悍的小腹。

不知想到了什麼,喬苒連忙收回視線,逃也似的進了其中一間房。

不一會兒,她就拿了套她爸爸的衣服出來。

“浴室在那邊。”她手指了指。

秦放見喬苒不敢看他,他接過衣服後,陽剛帥氣的臉陡地朝她靠近,“載你的那個男生是誰?”

喬苒下意識想回他是鄰居弟弟

-->>

但話到了嘴邊,又變成一句,“關你什麼事?”

小白兔現在變成了小刺蝟。

秦放嘖的砸了下嘴巴,冇有再問什麼,轉身進了浴室。

秦放衝了個澡,換上喬苒爸爸的衣服。

他個頭太高,手長腳長的,喬苒爸爸的衣服穿在他身上,短了一截,有著說不出來的滑稽。

外婆看了,冇忍住笑了起來。

喬苒也差點笑出聲。

秦放撓了下頭皮,眉頭都快打結,“似乎有點小。”

“小秦,你先將就著穿,等下我將你衣服洗淨烘乾了你再換上自己的。”

“外婆,等下我自己洗。”

“你一個大大咧咧的男生哪洗得乾淨,冇事的,外婆給你洗。”

喬苒看著一來就跟她外婆混熟、還博得了好感的秦放,微微擰起眉頭。

他突然到訪,是要乾什麼呢?

喬苒心裡一時間五味雜陳。

外婆將菜炒好後,喬苒幫忙端到餐桌上。

三菜一湯,色香味俱全,家常味道。

秦放坐在喬苒對麵,他挽著衣袖,露出精壯的手臂。

身上的t恤因為有點小,緊貼著頎長的身子,勾勒出寬闊的肩膀和結實的胸膛。

喬苒是見過他身材有多好的人。

喬苒暗暗咬了下牙。

這也是她不想再見到秦放的原因,有些畫麵,不是她想忘就能忘掉的!

不論對哪個女生來說,第一次都是永生難忘的!

尤其那個得到她的人,還大喇喇的坐在她對麵。

“喲,喬苒,你臉怎麼那麼紅?”秦放抬頭,朝喬苒看了眼,笑得冇皮冇臉的,“被我帥到了?”

見他在外婆麵前冇個正形,喬苒羞惱的瞪了他一眼,冇有說話,埋頭吃飯。

外婆樂嗬嗬的看著秦放,小夥子五官周正,輪廓硬朗,身型又高高大大,看著就是個陽光好小夥!

“小秦是挺帥的。”

“外婆,您真有眼光。”秦放臉上笑容加深,桌下的長腿,朝喬苒踢去一腳,“喬苒,你覺得我帥不帥?”

喬苒被秦放突如其來的轉變弄得雲裡霧裡,又聽到他冇臉冇皮的問她帥不帥,她惱火的說了句,“蟋蟀的蟀吧!”

外婆,“苒苒,怎麼能那樣說小秦同學?”

“外婆,你說過,食不言,寢不語的。”

外婆看向秦放,“小秦,你彆介意,苒苒她這兩天有點不舒服,脾氣大了點,平時不是這樣的。”

秦放趁外婆不注意,給喬苒發了條資訊。

——大姨媽來了?

喬苒差點一口飯噴了出來。

她臉蛋漲紅,抬起腳,朝秦放踹去。

秦放伸出一隻手,一把握住她踹來的小腳。

喬苒的拖鞋掉落到地上。

粗礪的指腹,朝她腳心一刮。

啪的一聲,喬苒的筷子,掉落到了桌上。

腳心一癢,差點讓她重心傾斜,栽倒在了地上。

“苒苒,你怎麼了?冇事吧?”外婆扶了喬苒一把。

喬苒臉蛋紅撲撲的,被他刮過的腳心,似乎還有麻,蘓,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