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婉婉想到當初自己做的那個噩夢。

夢中霍寒年炸了她和霍景修的婚禮!

應該不會再發生那樣的悲劇了。

畢竟她和霍景修冇有談戀愛,更不可能結婚。

何況霍景修要坐三年牢,而霍寒年,高考都冇參加,怎麼可能是有錢有勢的少主呢?

想到自己曾經為那個夢擔驚受怕許久,葉婉婉覺得自己挺傻.逼的!

諷笑著搖了搖頭,葉婉婉走進酒店大廳。

看到搖搖晃晃朝電梯走去的江嫣,葉婉婉殷勤的扶住她手臂,“江小姐,你喝酒了嗎?”

江嫣眯眸看了眼討好她的葉婉婉,眼裡閃過一絲不屑和輕蔑。

葉婉婉將江嫣扶進了地字號套房。

一進去,被裡麵的奢華迷花了眼。

裡麵休閒娛樂,會客臥室,全都是最高級彆,非常的高階大氣上檔次。

葉婉婉以為總統套房就已經夠豪華了,但跟頂層的套房一比,簡直差了不止一個檔次。

葉婉婉心中更加堅定了要嫁進江家的念頭!

“江小姐,我去給你泡杯醒酒茶,另外,你和江少還冇吃早餐吧,我買了骨頭,給你們褒骨頭粥喝吧?”

江嫣不耐煩的擺擺手,冇有說什麼,回到了自己房間。

江煜起來的時候,聞到陣陣香味。

循著香氣,走到廚房,看到裡麵穿著條白色連衣裙,繫著圍裙,正在做早餐的女孩,他雙手環胸,靠到門框上。

似乎察覺到他的目光,葉婉婉回頭,看了他一眼。

看到他臉上貴氣而風流的笑,葉婉婉臉蛋一紅。

一個冇注意到,手指碰到滾燙的粥。

年輕男人走到她跟前,自然而然執起她的手,將那根被燙到的手指,含進了他帶笑的薄唇裡。

葉婉婉看著男人精緻而含笑的臉龐,心臟,一陣不受控製的狂跳。

“江、江少……”

“疼嗎?”他溫柔的低笑,“多漂亮的手,起水泡就不好了。”

葉婉婉哪裡還感覺得到痛,指尖全是他唇齒間的溫熱,她的臉,紅得快冒煙了。

江煜看到她羞澀又矜持的模樣,臉上笑意加深。

他有著一雙淺棕色眼眸,笑起來的時候,眼裡仿若帶了光,讓他看起來,更加的溫柔無害。

葉婉婉由此斷定,他應該是個很好相處、也很好搞定的人。

“江少,謝謝你,我已經不疼了。”

江煜鬆開葉婉婉手指,淺棕色的眸裡,露出一絲饒有意味的興味。

葉婉婉將粥盛出來放到餐桌上,她輕聲細語的問江煜,“江少,要叫江小姐起床嗎?”

“她昨晚瘋了一夜,正在補眠,冇必要叫她。”江煜一伸手,將葉婉婉拉進懷裡,薄唇在她耳邊吐了口氣,“怎麼,你好像很怕我?”

葉婉婉冇想到江煜會直接將她拉到腿上,她又驚又慌,但更多的是悸動。

陌生又好聞的男性氣息侵入她所有感官,她睫毛顫得厲害,“江少,你、你先放開我。”

江煜在葉婉婉細腰上掐了把,低低地嗬笑一聲,“腰真細。”

江煜鬆開葉婉婉後,葉婉婉從他懷裡站起來。

兩人纔開始接觸,不能讓他占太多便宜,不然就達不到欲擒故縱的效果了!

“江少,

-->>

下個月,我要辦一場服裝秀,屆時希望你能來。”

江煜微微挑了下眉梢,“你是設計師?”

“比起頂尖的,我還有待進步,去年巴黎時裝設計大賽,隻拿到了第三名。”

江煜聽說過巴黎時裝設計大賽,能拿到第三名,已經是很不錯的成績了。

原本以為葉婉婉隻是個空有其表的小白花,得知她在國際獎台上大放光彩後,不禁對她刮目相看。

勾了下唇角,“好,若有空,我會去看。”

……

從三亞回去後,分數線出來了。

溫阮是雲城的理科狀元,並且十班,大部分同學都過了一本分數線。

喬苒,沐雪,成績都相當不錯。

葉傾語是藝考生,她藝考雲城第一,文化成績也不差,妥妥地能上北影。

沐雪經曆了一次災難後,打算跟溫阮後報同樣的專業,學醫,以後能救死扶傷。

喬苒打算報傳媒大學,以後做主播或者記者方麵的工作。

這段時間,她在雲城一家報社實習做暑假工。

每天都很忙碌,但夜深人靜的時候,還是會想到那一晚。

自從那晚過後,秦放冇有再在群裡露過麵了,也冇有再發過朋友圈。

更彆說主動找她了!

他好像消失在了她的世界一樣。

喬苒並冇想過讓他負責,可是他冷淡,如避洪水猛獸的態度,也讓她不好受。

可能那晚他喝多了,隻是將她誤認成了彆的女生,清醒後發現不是他想要的,纔會對她避而不見的吧!

“放哥,你終於現身了!”

後排的明愷突然吼了一嗓子。

喬苒猛地抬起頭,朝後麵看去。

秦放走進了教室。

他穿著件黑色t恤,深色牛仔褲,寸板頭長了幾分,冷硬的輪廓看上去清瘦了不少,皮膚也黑了一些。

“我去,放哥,你不會真去可可西裡蕩了一圈回來的吧?”明愷上前,手臂搭到秦放肩膀上。

秦放冇有像往常一樣跟明愷嬉皮笑臉,他將明愷的手臂甩開,“少煩老子。”

冷著臉坐到了座位上。

“你怎麼了?你分數考得不錯啊,應該能上理想的大學!”明愷像隻蜜蜂一樣在秦放耳邊嗡嗡說個不停。

秦放一腳將明愷踹開,皺著劍眉,一字一句,“老子的話聽不懂?”

秦放陰著張臉,顯然心情不佳,明愷見他動真格了,聳聳肩,坐到一邊不礙他的眼了。

秦放填了誌願,從褲兜裡掏出煙咬到唇間。

點火的時候似乎想到這是教室,他又將煙扔進垃圾筒,丟了顆口香糖到嘴裡。

喬苒深吸了好幾口氣,最終,還是鼓起勇氣,朝教室後排走去。

她站到秦放課桌邊,緊張又侷促的問道,“秦放,你打算報哪所學校?”

秦放掀起眼眸,看了眼喬苒。

一段時間不見,喬苒好像脫胎換骨了一樣。

以前在學校她總是一成不變的馬尾,留著厚劉海,******,畢業後,她將頭髮剪短了,齊肩,髮尾自然而然的內扣,劉海打薄,戴著隱形眼鏡,一張臉,小小的,白白的,尖尖的。

……

先更八千,白天有加更哈~感謝投票的寶寶們~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