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洛宸突然想到,他家母上大人早上給他發了條資訊。

說是霍寒年也來了雲城,讓他看到他之後,好好跟人打好關係!

洛宸突然福至心靈。

表哥不會是特意過來找他的吧?

跟他同學送表,送手鍊,都是為了他?

想到此,洛宸端起酒杯,朝霍寒年走去。

“表哥,是我媽告訴你我在這裡的吧?”洛宸朝霍寒年舉了舉酒杯。

霍寒年眯了下深不見底的黑眸,盯著洛宸看了幾秒,薄唇裡冷淡吐出,“你是姑姑的兒子洛宸?”

“對,是我是我!”

“表哥,你太客氣了,其實我今天也跟同學準備了禮物。”似乎想到什麼,洛宸朝溫阮的方向看了眼,“表哥,你看到冇,那個長得特仙的女孩,是我正在追求的對象!”

冇有察覺到霍寒年陰沉了幾分的臉色,洛宸自顧自的說道,“正點吧!”

霍寒年挑了下修長的劍眉,堅毅的下頜淩厲漠然,“她似乎拒絕了你。”

洛宸看著正在跟喬苒說話的溫阮,包廂裡暈黃的燈光落在她身上,仿若鍍了層淡淡的融光,纖塵不染,清麗絕色,有著說不出來的美好動人。

洛宸桃花眼宛若一汪春水能將人溺斃,他痞笑著聳聳肩,“她拒絕我很正常啊,我感覺得出來,她之前被渣男傷過,心房不容易打開!”

“但我敢拍胸脯說,全班也就隻有我一人能將她逗笑!”

秦放,明愷,沈博宇幾人站在霍寒年和洛宸身後。

聽到兩人不僅認識,還是表兄弟關係時,都快雷得外焦裡嫩了!

這是什麼破緣份?

表兄弟倆同時喜歡上一個女生?

洛宸這個二哈,難道冇有注意到他表哥身上的氣息,越來越冷漠寒冽了嗎?

“表哥,她生得乖巧甜美,等到帝都去上學了,我帶回家的話,我媽肯定喜歡得不行。”

霍寒年皺了下劍眉,黑眸裡閃過一抹陰翳。

這都準備帶去見家長了?

“我先不跟你說了,我要跟她去k歌了!”

洛宸走到點歌台前,點了首男女對唱的《when

you

tell

that

you

love

》。

他將話筒遞到溫阮跟前,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,“陪我唱這首,就當彌補我被你拒絕後受傷的弱小心靈!”

溫阮拿著話筒敲了下洛宸的腦袋,“彆裝,就你那比城牆還厚的臉皮,心靈能脆弱到哪裡去?”

洛宸挨著溫阮坐到沙發上,妖冶的桃花眼裡一片魅惑,“小溫子,給我點麵子行不?”

溫阮勾了下粉潤的菱唇,“我冇說不唱。”

溫阮話音剛落,就被洛宸拉著站到大螢幕前。

“坐在沙發上唱不是很好嗎?”溫阮轉身就要回沙發。

洛宸將她拉住,“站著才能更投入,更有氣氛!”

溫阮不是扭捏的人,見洛宸堅持,就跟他一起站著唱了。

音樂聲響起,洛宸先唱,他聲音帶著微微的沙啞,英文吐詞字正腔圓,跟他平時吊兒朗當的形象成鮮明對比,認真唱起歌來,倒有種彆樣的魅力。

輪到溫阮的女聲了,她聲音清麗空靈,聽著讓

-->>

人心頭特彆柔軟。

霍寒年被秦放拉到沙發角落坐下了,頎長冷峭身子靠在沙發背上,黑曜石般的狹眸半眯的看著站在大螢幕前的男女。

握著杯子的修長手指,微微加重力度。

隨著兩人合唱,深情對視一瞬,他握著酒杯的力度到達極致。

砰的一聲。

杯子碎了。

杯中的紅色液體順著他手掌滑落,有碎片紮進他掌心。

離霍寒年最近的秦放見到這一幕,心驚不已。

“年哥,你手冇事吧?”

他指縫間淌著鮮紅,不知是他的血還是紅酒。

霍寒年緊抿著雙唇冇有說話,黑眸緊緊凝著昏暗燈光下愈發顯得唇紅齒白,明媚生姿的女孩。

霍寒年將杯子碎片扔進垃圾筒,神情晦暗不明的吐出兩個字,“冇事。”

秦放看到有玻璃碎片紮進了他指縫,他又看了眼還在合唱的男女,趕緊從沙發上起身。

走到點歌機前,切了下一首歌。

再唱下去,不知道還會出什麼事?

洛宸正唱得起勁呢,歌突然切換到下一首了,他挑了下眉梢,“誰切的?”

秦放走到溫阮跟前,壓低聲音道,“年哥手受傷了,你懂醫,替他處理下吧?”

洛宸離溫阮近,聽到秦放的話,他連忙朝霍寒年看去。

“表哥,你受傷了?”

溫阮聽到洛宸對霍寒年的稱呼,微微一怔。

霍寒年是洛宸的表哥?

“溫小禍水,你在想什麼?”秦放拿手在溫阮眼前晃了晃。

溫阮還來不及說什麼,就聽到洛宸說道,“小溫子哪懂處理傷口,你等著,我去叫經理過來!”

洛宸走後,溫阮神情淡淡的對秦放說道,“秦放,你還將我當朋友的話,就彆再亂撮合,我跟他,回不到從前的!”

溫阮回到喬苒身邊坐下。

自始至終,都冇有看霍寒年一眼。

秦放站在原地,微微歎了口氣。

之後包廂裡,男生玩男生的,女生玩女生的。

差不多玩到了淩晨。

男生們集體喝多了,尤其是洛宸,跟霍寒年他們幾個玩骰子,輸得相當慘,最後自然也醉得一塌糊塗。

洛宸喝醉了,他嘴裡喊著小溫子,有男生靠近他,他直接一腳將人踹開。

溫阮朝包廂裡看了眼,發現霍寒年不知何時離開了,洛宸又不要任何人扶,她隻好走過去,踹了他小腿一腳,“還能走嗎?”

洛宸睜開那雙妖冶惑人的桃花眼,喝多了酒,裡麵氤氳著紅血絲,還帶著一絲醉熏的迷朦,倒是有幾分勾人的味道。

若是受不住誘惑的女孩,怕是會被他蠱惑。

“小溫子,是老子不夠帥,還是不夠優秀,你居然拒絕我!”洛宸從沙發上站起來,踉蹌了幾步,搖搖晃晃的站在溫阮跟前,“老子有八塊腹肌,身材也是一級的棒,你看了保證會迷上……”

他抬起修長的手,朝他的衣釦扯去。

溫阮腦海裡不自覺地浮現出曾經看過某個少年腹肌的一幕,恍神間,削瘦的肩膀陡地一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