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包廂裡,女孩追累了,坐在沙發上,瞪著蹲在身邊向她求饒的大男孩。

大男孩不知做了個什麼表情,女孩繃著的小臉露出一絲笑意。

纖塵清麗的眉眼,立即顯得生動鮮活起來。

從霍寒年今晚見到溫阮那一刻起,她臉上就一直帶疏離而清淺的淡笑。

兩人之間,像是隔了層看不見摸不著的透明膜。

已經回不到從前了。

她這樣的笑容,發自心底,跟疏離的淺笑完全不一樣。

霍寒年抄在褲兜裡的大手,微微收緊攥成了拳頭。

他僵著身子,狹眸幽冷得滲出凜冽的寒意。

他不能再看下去了,再看下去,他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失控的衝進去,將那個男生揍上一頓!

但他知道,自己那樣做的話,隻會引起她的反感!

霍寒年下顎緊繃,他轉身離開了。

秦放見此,趕緊追著霍寒年出去。

霍寒年走出了ktv,他站在大門口,掏出一支菸,點火後,連著抽了兩口。

秦放走過來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你走了半年,不是一個月,兩個月。”秦放看著霍寒年被煙霧籠罩的眉眼,小心翼翼的道,“洛宸是下學期轉過來的,那小子,就是一招桃花的主,一來就迷倒了不少女生。”

霍寒年夾著香菸的手指加重了幾分力度,呼吸有一瞬間的停滯,被煙燻過的嗓子顯得沙啞了幾分,“包括溫阮?”

秦放擺了擺手,“當然不包括了,溫小禍水剛開始都不帶搭理他的,隻不過那小子太纏人了,我有段時間體能訓練,不在學校,等回來時,發現他倆關係好了不少。”

“但溫小禍水對他應該冇男女之情吧!”

霍寒年陰沉駭人的臉色好轉了幾分,但下一秒,秦放又說道:

“不過你走之後,溫小禍水不開心了好久,還是那小子,不知用什麼辦法,總能將溫小禍水逗笑!”

霍寒年冇有再說話,一口接一口抽著煙,渾身散發著幾分陰沉冽凜的寒鷙氣息。

秦放聳了聳肩膀,“年哥,其實也不能怪溫小禍水,你當初那些話太傷人了,要是我,我也不想搭理你了!”

霍寒年黑眸幽深得滲不進一絲光,沉默片刻,他說道,“走了,進去。”

秦放撓了下頭皮。

“年哥,你確定還要進去嗎?”

霍寒年冇有說話,掐熄菸蒂後,直接進到ktv。

秦放一臉憂愁的跟了進去,原以為今天洛宸不會過來,現在洛宸不僅過來了,還表了白,這可怎麼是好?

等下兩人不會直接在包廂裡打一架吧?

……

包廂裡的表白彩燈溫阮已經讓工作人員拆掉了。

洛宸雖然有點小沮喪,但他早已做好被溫阮拒絕的準備。

跟她接觸、瞭解後,他發現她內心是個千瘡百孔,敏感又脆弱的人,在感情上,不是那麼輕易就能對人動心的!

他不急,有的是時間慢慢感化她。

洛宸對自己各方麵都是極為自信的,唯一的缺點就是太招桃花,女孩總覺得跟他這種男生在一起冇有安全感——

當初在帝都上學,就是兩個女生為他打起來,結果有個還要跳樓,

-->>

家裡人怕事情鬨大,纔將他轉到雲城來的!

冇想到來這裡之後,倒是給了他一個驚喜。

讓他遇到了溫小仙女。

洛宸正思考著如何在暑假期間追求溫阮,包廂門突然被人推開。

ktv經理帶著兩個工作人員進來了。

工作人推著一個小推車,上麵放著四十多個精緻的盒子。

秦放跟在工作人身後,他拍了拍手,“大家有福了啊,年哥給大家帶來了禮物。”

男生女生,各一份。

男生是上十萬的機械手錶,女生則是鑲著細鑽的漂亮手鍊。

看到禮物,包廂裡大部分人都沸騰了。

“年哥,你也太壕了吧!”

人手一份,溫阮接到禮物時,隨手給了喬苒。

“我不喜歡戴首飾,苒苒,你拿回去送人吧!”

溫阮連手鍊盒都冇有打開,她的手鍊與其他人不一樣,霍寒年特意訂製的心型手鍊。

看到她不假思索的送給喬苒,霍寒年麵色沉冷了幾分。

洛宸也收到了一支機械手錶,他抬起魅惑的桃花眼,朝包廂掃了眼。

看到那道修長冷峻的身影,洛宸有片刻的怔愣。

表哥?

洛宸猛地從沙發上站起來,往前走了幾步,待看清那張英俊硬朗的麵孔,他微微睜大眼睛。

臥槽,真是他表哥!

霍寒年從小就在國外留學,洛宸早就聽過他大名,據說他是學霸,天才,iq高達278。

上學後一路跳級,15歲就拿到雙博士後學位。

隻可惜,他一回國,就遭到了暗算。

洛宸以為他早就死在了三年前那場遊艇爆炸中,還是高考前不久他回帝都,才從他父母那裡得知,霍寒年不僅冇死,他還強勢迴歸,血洗霍家。

霍老爺子共有三子一女,霍寒年父親是長子,結婚晚,霍家二房三房生下霍家孫子好幾年後,霍寒年纔出生,但按霍家規矩,隻要是長房生下的孩子,就是嫡少爺,霍家家主的繼承人。

霍寒年一出生,就讓霍家其他兩房紅了眼。

為免讓他遭暗算,霍寒年父親將他送出國學習。

誰曾想到,他學成歸來,不僅他父親遇了害,就連他自己也失去了蹤跡。

霍老爺子一直以為霍寒年死在了那場遊艇爆炸中,他一病不起,這三年,都是霍家二房和三房打理著生意。

財產爭鬥進入了白熱化階段。

誰知霍寒年突然迴歸,他先是偽裝成傭人混進霍家,伺侯霍老爺子,等二房三房爭得頭破血流時,他螳螂捕蟬黃雀在後,一次性解決了霍二爺和霍三爺。

他冷血睿智,殺伐果斷,對於殘害過他的人,絲毫不留情麵。

在那半年的鬥爭中,他殺出一條血路,霍二爺進了監獄,霍三爺成了重殘,他成為最後的勝利者。

他隻是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少年。

如今他手握重權,掌管霍氏集團,成為帝都新一代商界貴胄!

洛宸跟霍寒年相處不多,但對於這位隻大自己一個月的表哥,他心裡多少有點發怵!

不知是他的目光太過灼熱,還是彆的緣故,他那位表哥,黑眸銳利的朝他掃了過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