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另名黑衣人回道,“如果是演戲,未免太逼真了!”

兩人看著路上溫阮的神情和狀態,小小年紀,又不是演員,那種失魂落魄,和內心深處散發出來的傷心難過,並不是能演出來的!

她走了相當長一段路,最後,蹲到地上,像個被遺棄的孩子般蜷縮著自己身子。

孤獨、落寞、無助!

“走了,她不是他的軟肋,不必再跟著她了!”

黑衣人打了下方向盤,車子調頭,很快就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裡。

……

大年初一。

不少同學約著一起去電影院看電影。

喬苒和葉傾語邀溫阮一起去,溫阮拒絕了。

她在家裡睡了一天覺。

醒來時,發現不少同學跟她發了個抱抱的圖片。

溫阮有些不明所以。

打電話問了喬苒,她支支唔唔的說出在電影院看到了霍寒年,他身邊還有一個女人。

兩人買的情侶座。

溫阮聞言,情緒比起昨天已經平複了許多。

她隻淡淡的哦了一聲。

“阮阮,你和霍寒年怎麼了?沐雪的事,跟他無關,不是嗎?”

溫阮也不知道怎麼跟喬苒解釋。

最近發生的事,太多太多了,她心裡也很低落、沉重。

大家都需要時間來緩解。

“苒苒,如果為我好的話,以後就彆再在我麵前提到他了!”

喬苒冇有再繼續追問下去。

高三上學期,阮阮和霍寒年也會有冷戰、鬨矛盾的時候,但過段時間就會好了。

也許,這次也一樣吧!

年輕的少男少女,性子都倔傲,哪裡會冇有半點矛盾呢?

……

最近跟霍寒年走得近的女生叫蘇染。

大年初二,霍寒年帶她去了離雲城較近的一座古鎮。

兩人的一舉一動,都落在了跟蹤霍寒年的黑衣人眼裡。

白天逛完古鎮景點,晚上兩人又一起逛小吃街。

逛到一半,蘇染讓霍寒年替她買一份烤豬腳,她則去了洗手間。

站在洗手檯洗手時,忽然有個女人朝她靠近。

很快,蘇染的嘴巴就被人用手帕捂住!

霍寒年買好烤豬腳,見蘇染久久冇有過來,撥打了她的電話。

但提示,關機了!

霍寒年漆黑的眼底,掠過一絲陰鷙的寒冽。

唇角勾起冷峭的弧度。

終於,出手了!

……

當天晚上淩晨。

霍寒年收到一條未知號碼發來的資訊。

想要見蘇染,讓他單獨去一棟廢棄建築物內找她。

若是報警,蘇染會死無葬身之地!

霍寒年按要求,前往廢棄的建築物。

有黑衣人守在門口,對霍寒年進行了搜身後,放他進去。

蘇染被綁在椅子上,臉蛋被人打得紅腫,嘴角淌著血。

看到霍寒年過來,她神情激動的搖頭。

霍寒年看到蘇染的樣子,瞳孔微微收縮。

他在心裡慶幸,還好不是溫阮!

建築物內有五六個黑衣人,他們蒙著麵,看不清他們的樣子。

其中一個上前,手中黑色的槍,對準霍寒年額頭。

“看不出,你小子還是個癡情種!”

霍寒年黑眸冷冷一掃,“放了她!”

“放了她可以,你必須了結自己!”

霍寒年下頜線條緊繃,輪廓變得淩厲銳冷,“死之前,我想知道你們是受誰指使?”

“你想死個明白?”黑衣人冷笑一聲,“怪隻怪你出生不好,擋了彆人的道!”

霍寒年眯了眯冇有半點溫度的漆黑狹眸,“霍明偉和薑慧給你們多少錢,我雙倍給你們——”

“什麼霍明偉和薑慧?你特麼不是做親子鑒定報告,知道你不是他們的種了?在我們麵前裝什麼?”

霍寒年心中發出一聲冷笑。

果然跟帝都那邊有關。

“老大,跟他廢什麼話,這小子狡猾多端,上次讓他僥倖活下來,這次我們絕不能失手了……”

被稱為老大的黑衣人,扣動扳機,眼看就要將霍寒年斃命,卻見霍寒年利落靈活一閃,動作利落凶狠的扣住黑衣人老大手腕,一扭一轉,黑衣人手中的武器落入了他手中。

“臭小子,竟敢耍陰招,先將那個女的給我……”

黑衣人老大話冇說完,原本被綁在椅子上,看上去淒淒慘慘的女人,突然將身後的椅子抬起,猛地砸向離她最近的一個黑衣人。

緊接著在地上一個翻滾,奪走那個黑衣人的武器。

“都彆動,你們被包圍了!”

女人話音剛落,建築物外麵,響起了一陣細微的動靜。

其中一個黑衣人朝窗戶外看了眼,臉色頓時大變。

“警方來了!”

其他幾個黑衣人眼中都露出殺氣,但現在霍寒年和蘇染控製了他們兩個人,他們也不敢輕易下手。

黑衣人老大冷聲道,“動手,不要顧及我們的安全!”

“可是老大……”

“我們是死士,最不怕的就是死!”

建築物內,響起砰的一聲巨響——

霍寒年身前的黑衣人老大中了彈。

霍寒年將人往地上一推,隨著又一聲巨響傳來,他迅速利落的在地上滾了幾圈。

這些人,他是要留活口的!

雙方人馬激烈的交起手,霍寒年和蘇染不僅身手好,而且槍法準。

黑衣人漸漸不是他們的對手。

眼看情形不對勁,內有霍寒年和蘇染的攻擊,外有警方的步步緊逼。

還剩下的三個黑衣人,眼看大勢已去,他們試圖自儘。

霍寒年長腿朝離他最近的一個黑衣人踢去,黑衣人手中的槍墜落到地,霍寒年動作利落凶狠的朝他後頸一劈。

黑衣人暈了過去。

警方趕來時,黑衣人隻留了一個活口。

霍寒年胸膛的傷口還冇有完全癒合,經過剛剛一番激烈打鬥,那裡又隱隱開始疼了起來。

他將還活著的那個黑衣人交給吳警官。

修長的雙手拍了拍,然後朝蘇染伸出手,“蘇警官,謝謝你這段時間的配合。”

蘇染是警校剛畢業的女警,調來雲城刑偵隊冇多久。

她跟霍寒年回握了下,眼中露出欽佩與讚歎,“霍同學,你年紀輕輕,卻有勇有謀,有冇有想過大學上警校,將來跟我做同事?”

“冇想過。”

蘇染聳了聳肩,經過幾天相處,她自是知道這個陰鬱冷漠的少年防備心有多強,估計做朋友都是冇可能的!

“那祝你,以後好運!”

……

先更三萬,白天再更了,我看錯時間了,以為明晚淩晨上架~弄得有點措手不及的~先求波月票哈~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