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寒年雙手撐在身後,看著懷裡女孩頭頂柔軟的黑髮,舌尖抵了下後槽牙,“投懷送抱?”

冷峭英俊的臉上,是掩不住的痞和壞。

溫阮又羞又惱,其他男生還在一邊起鬨發笑,她雙手並用,想從他懷裡爬出來,卻不想剛站起身,又被他伸出來的腳,一勾。

重新跌進他懷裡。

他一隻手,攬住了她纖細的腰。

她掙紮著。

頭頂響起他帶了一絲沙啞危險的嗓音,“再亂動,後果自負。”

溫阮僵著身子,不敢再亂動了。

霍寒年倒也冇有做什麼,隻是握住她纖白的小手,食指和拇指在她虎口處摩挲。

“癢!”她試著抽回手。

他卻緊握著不放,低低地笑出聲,“這麼敏感?”

明愷和其他男同學明顯看不下去了,一個個都不再當晃眼的電燈泡了。

隻剩溫阮和霍寒年後,他將下巴靠在她纖細的肩膀上。

他捏著她細白的手指,撥出來的氣息帶著一絲炙燙。

溫阮僵著身子一動也不敢動,看著被他捏著把玩的手,長睫輕顫的道,“你…喝多了,要不要去帳篷裡休息?”

“你陪我?”

溫阮呼吸一滯。

“霍寒年,我們說好畢業前都不要——”後麵的話,她說不出口。

他低笑一聲,捏著她手指的力度,加重了幾許。

溫阮不敢再說什麼,喝多了酒的男生,總歸是不好惹的!

……

溫阮和沐雪一個帳篷。

兩人躺在帳篷聊了會兒天就睡著了。到了半夜,沐雪要去上廁所,看到身邊睡得香甜的溫阮,她冇有叫醒她。

冇有開燈,怕晃到溫阮,沐雪伸手摸了件外套套在身上。

沐雪找了個離帳篷較遠的地方解決。

四周枝繁葉茂,遠處時不時傳來清脆的鳥鳴,和草叢間蟲吟的聲音,沐雪整理好自己,心裡有些發毛的離開。

隻是才走幾步,發現密林處有猩火閃爍。

淡淡的菸草味拂來鼻尖。

“誰?”

冇有人迴應她。

沐雪手臂上雞皮疙瘩冒了出來,她加快腳步往前走。

突然,一隻修長有力的手臂從她背後伸過來,捂住了她的嘴鼻。

沐雪下意識伸手去抓,她

-->>

摸到一顆袖釦,又摸到男生的襯衣。

今晚所有來參加露營的男生中,就隻有霍寒年穿了襯衫。

沐雪的心臟,突突跳了起來。

雖然被人捂著嘴鼻,但她能聞到男生身上濃鬱的菸酒味。

霍寒年是不是喝多,認錯人了?

沐雪突然想起,自己拿錯了外套,穿的是溫阮的。

加上夜色昏暗,她跟溫阮長得有幾分相似,他認錯人是有可能的!

沐雪想要說話,但他將她抱到一塊空地上,強勢霸道的堵住了她的唇。

沐雪嚇得腦海裡一片空白。

她是喜歡過霍寒年,但現在她已經不喜歡了啊!

她跟溫阮是好朋友,若發生這樣的事,以後還怎麼相處?

沐雪又羞又惱,劇烈掙紮。

壓在她身上的男生覆在她耳邊說了句,“阮阮,給我。”

霍寒年的聲音!

“我不是……唔!”未說完的話,被他堵了回去。

………

天邊泛起魚肚白時,溫阮從噩夢中驚醒過來。

睜開眼睛,有一瞬間的失重和迷茫。

側頭看了眼,冇發現沐雪的身影。

溫阮揉了揉微微泛疼的太陽穴,走出帳篷。

明愷一臉疑惑的走了過來,“昨晚放哥追小女友不在帳篷,怎麼年哥也不見人影了?”

不知為何,溫阮心裡隱隱騰起一絲不太好的預感。

“你什麼時候發現他不在帳篷的?”

“我早上五點就起來了,見他帳篷敞著,冇看到他身影,昨晚他喝多了,不會出去方便時栽到哪裡了吧?”

“快通知其他同學起來找人!”

……

今天4更完,接下來,要說一件灰常重要的事情啦,那就是文文要上架了,淩晨開始會爆更(4-5萬字)

真的很感謝一路支援到現在的寶寶們,寫小說是淼淼的工作,要靠這個吃飯,相信看文的寶寶們,都知道書城的文到了一定字數是需要上架收費的,淼淼辛苦碼字希望能得到寶寶們的支援,首訂對淼淼來說非常重要,希望寶寶們能大力支援~如果不願意繼續追下去的寶寶們,請不要隨意漫罵哦,希望下本書免費時還能再見,麼麼噠~

手裡有月票的寶寶們,記得給淼淼留一下,每滿兩百張月票,淼淼就會加更,每天保底更新六千字~

上架活動:抽五名寶寶送抱枕,10名寶寶10元紅包,20名寶寶5元紅包~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