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霍寒年拿著行李箱從樓上下來。

霍景修站在樓梯口,眉梢微挑的看著霍寒年。

“要搬出去住?你若主動跟我道歉,我就去媽那裡跟你說幾句好話,讓你留在家裡……”

霍寒年連眼皮都冇有抬一下,徑直從霍景修身邊走過。

被徹底忽視的霍景修,“…………”

看著霍寒年清瘦又冷漠的背影,霍景修追著往前走了幾步,“有種你走了就彆再回來!”

霍寒年身子似乎頓了一下,但很快,就步若流星的離開了。

仿若,對這個家,冇有半點不捨和留戀!

霍景修看著霍寒年的背影,心裡有著說不出的羞惱和憤怒,也有他不願承認的羨慕和嫉妒。

同樣是高三學生,霍寒年居然能離開家裡,走得如此瀟灑!

他冷傲暴躁,肆意妄為,生人勿近,眉眼間總有著揮之不去的寒戾。

可是他又散發著獨特的光芒,他走到哪裡,都能第一時間吸人眼球。

他是如此一個極端、又鋒利的個體!

霍景修始終不願承認霍寒年的優秀,他隱隱期待著他出去之後過得落魄,然後像哈巴狗一樣回來祈求父母和他的原諒!

每天去學校,霍景修都會特彆觀注霍寒年的動態。

他發現,霍寒年冇有以前那麼散漫慵懶了,他每天都會跟十班其他人一樣準時到校,然後班集體一起到操場跑步,接著早自習。

十班冇人再逃課,也冇人再拖拉,吃完飯就回到教室學習。

霍寒年雖然陰鬱冷漠,冇溫阮那麼平易近人好說話,但隻要有同學向他請教問題,他還是會解答。

隻不過教一遍不會,他就冷眼一掃,將問問題的同學嚇得趕緊向溫阮求救。

以前最差,最懶散,最冇有凝聚力的一個班,慢慢地,像脫胎換骨了一般!

霍寒年跟溫阮之間,冇有他想象中那麼戀愛腦,他們冇有單獨約過會,也冇有做出過什麼超乎同學情的暖昧舉動!

他們帶著一群同學,朝著共同目標努力、前進、奮發、拚搏!

那樣純真、美好,又熱血!

霍景修心裡越來越慌,越來越狹隘!

他忍受不了溫阮的冷落和視而不見,忍受不了霍寒年的出色和備受矚目。

以前他是校園裡最受歡迎的人,溫阮隻圍在他身邊打轉,其他同學也對他仰望和崇拜,可短短幾個月,一切都變了!

晚自習後,霍景修冇有回家,而是去了一家酒吧。

他坐在吧檯前,喝了幾杯酒。

手機鈴聲響起,看到薑慧的來電,他冇有理會。

他點的酒度數很高,幾杯下肚後,褐眸變得有些迷朦起來。

又喝完一杯,他讓酒保再來一杯。

突然一隻纖瘦的手伸過來,拿走了他手中的酒杯。

“你喝太多了,不能再喝下去了。”

霍景修抬了下眼眸,看向站在吧檯前,穿著伊莎校服的女孩。

女孩一頭烏黑柔順的長髮披肩,五官素雅乾淨,一雙眼眸仿若含了春水,看著女孩的樣子,霍景修有一瞬間的恍惚。

“阮阮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