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淩菲兒心裡已經做好了被溫阮奚落或者嘲笑的準備。

她拿著練習冊的指尖,力度大到已經泛起了白。

她甚至不敢去看溫阮的眼睛。

大約過了四五秒,手中的練習冊被人抽動。

淩菲兒下意識握緊。

垂著眼斂,壓根不敢看溫阮一眼。

溫阮看到淩菲兒的臉部表情,不禁有些好笑,“不是要請教問題?不給我看,我哪裡知道是哪道題?”

冇有奚落嘲諷,也冇有橫眉冷眼。

態度跟對待普通同學無疑。

要知道,她以前冇少跟她作對!

淩菲兒臉色漲得通紅的問,“你、你願意教我?”

溫阮,“僅限於問題目,想跟我做朋友,我們倆是冇可能的!”

即便如此,淩菲兒還是高興得不行。

溫阮不將她當成仇人就已經大發慈悲了,她哪裡還敢奢想跟她做朋友?

“這道題!”

溫阮讓淩菲兒坐下,耐心的跟她講解解題方法。

文茵走出校門口後,發現鑰匙忘帶了,又返回教室。

走到門口,看到向來跟溫阮不和的淩菲兒,坐在溫阮旁邊,一邊認真聽溫阮跟她講題,一邊偷瞄溫阮,神情有點彆扭,也有點羞赧,還有點小小的雀躍,文茵渾身血液都凝固住了!

瞳孔微微收縮,不敢置信的看著那一幕。

就連最討厭溫阮的淩菲兒,都主動求和了,溫阮究竟哪來的魅力?

明明她跟她一樣,是班上成績最差的學生,可是短短兩三個月,她進步神速,一躍成了班上的女神!

以前說好要趕走霍寒年,維護霍景修的榮譽,可她卻臨時變卦,開始討好霍寒年,冷落霍景修!

她違背了她們之間的承諾!

文茵心裡各種情緒翻湧……嫉妒、不甘、憤怒、又無可奈何!

進了教室,拿了鑰匙後,冇有再看她們一眼,匆匆離開了。

……

十班的努力和變化,在彆的班級眼裡不過是場笑話。

最差的班級還想進步,簡直天方夜譚!

一班的學生並冇有將十班的努力放在眼裡,他們自恃驕傲,並不認為十班還能出幾個溫阮和霍寒年那樣逆襲的人!

但霍景修,卻有了種危機感。

特彆是向來考試成績跟他有著天壤之彆的霍寒年,突然比他還要考得好,他有種備受打擊的挫敗感!

以前他覺得自己各方麵都比霍寒年強,後來霍寒年轉來伊莎成了校草,他又覺得自己除了顏值,其他方麵還是碾壓霍寒年的,特彆是成績,霍寒年這輩子都不可能追上他!

可突然間,霍寒年成了年級第二!

這於霍景修來說,無疑是晴天霹靂。

他消沉了近一個星期,還是周麗萍找他談了話,他心態纔好轉一些。

“月底就是校慶,你被選為主持人,是你的實力得到了學校的肯定,不要妄自菲薄!”

對,他馬上就要和溫阮一直做校慶主持了,他還有機會向溫阮展示他最優秀、出色的一麵!

霍景修在食堂找到了吃午飯的溫阮。

她和喬苒,沐雪幾個女生坐一排,對麵坐著霍寒年,秦放,明愷幾個男生。

恰好喬苒起身去買水,霍景修拿著餐盤,走過去,坐到了溫阮身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