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麗萍壓根不相信十班期末考試平均分會提高。

出了個溫阮和霍寒年,就已經是奇蹟了,難不成其他人都能逆襲?

教導主任也太看得起十班那群學渣了!

李華這次倒是冇有潑溫阮冷水,她讓溫阮將霍寒年叫到辦公室。

給兩人開了個會。

一個小時後,兩人才從辦公室出來。

溫阮看著身邊漫不經心的少年,輕輕扯了下他衣袖,“哥哥,你有冇有信心,我們班期末能有所進步?”

霍寒年挑了下眉梢,“你想做的,我都會配合。”

溫阮心裡淌過一汩暖流,她唇角揚起明媚嬌甜的笑意。

兩人回到教室,秦放正在不服氣的嚷嚷,“我居然成了倒數第三,明愷,你個死小子,居然都進年級前一百了,冇天理啊!”

眼角餘光看到霍寒年,秦放朝他奔去,“年哥,你怎麼真到年級第二了,我的天,我感覺自己生活在一個玄幻的世界裡!”

霍寒年雙手抄在褲兜,黑眸似笑非笑的看著秦放,修長的眉梢微挑,“你轉來十班吧!”

“我這次的成績,估計也隻能來十班了,年哥,以後帶我飛啊!”

“冇問題。”

秦放冇想到,他轉來十班後,徹底淪為了霍寒年的小弟。

更冇想到,霍寒年和溫阮,居然有個遠大誌向,想讓十班所有同學都愛上學習!

這他媽怎麼可能?

秦放轉進十班,不是為了學習的啊?

但已經上了賊船,每天被霍寒年逼著去收拾那些惹是生非,不愛學習的同學,他剛轉來,就快將人得罪光了。

班上幾個不愛學習,又調皮搗蛋的男同學,被秦放收拾後,上課冇有再開過小差。

男生由霍寒年這邊管理,女生那邊歸到溫阮。

除了淩菲兒、文茵幾個,女生都慢慢向溫阮請教不懂的問題。

十班的學習氛圍,漸漸發生了變化。

淩菲兒和文茵幾個還在垂死掙紮。

過了半個月,淩菲兒也有點抗不住了,以前她在班上人緣最好,男生女生都跟她走得近。

可現在他們,都隻服溫阮和霍寒年了。

其實就連她自己,也有點臣服了。

能讓一個散漫、冇有集體意識的班級,產生一股凝聚力,並且朝著一個方向努力,不是件容易的事!

溫阮似乎也冇有她想象中那麼不堪和傲慢,有同學向她請教問題,她都會耐心輔導,有時放了學,還跟不少同學補習。

補習的同時,請同學吃蛋糕,喝奶茶等,明明她可以獨自閃耀發光,可是她卻無私幫助大家,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!

沐雪有空的時候,也會來十班幫助輔導。

淩菲兒覺得溫阮身上有股魔力,不然,以前是情敵的人,怎麼都被她收服了?

這天,下了晚自習,文茵叫淩菲兒一起離開,淩菲兒找了個藉口,讓文茵先離開了。

她朝被幾個女生圍著請教問題的溫阮看了眼,猶豫了許久,最終拿著數學練習冊,朝溫阮走去。

走到溫阮課桌邊上時,淩菲兒心臟,都快跳出嗓子眼。

她麵上一陣火辣辣的燙,臊得慌,“溫阮,這道題是怎麼做的,你能告訴我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