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天考試一晃而過。

溫阮回到十班教室時,霍寒年已經坐到座位上了。

秦放趴在霍寒年桌子上,忍不住吐槽,“媽的,這次考試要不要那麼難?我家老頭說了,若這次我冇有進步,就要扣掉我一個月零花錢,他這是要我命啊!”

明愷,“我家那兩位已經放棄對我的治療了,不過我這次抄了年哥的。”

秦放不厚道的笑了,“你抄年哥的?年哥倒數第三,比老子還差幾名,你是想墊底不?”

秦放話音剛落,就被霍寒年狠踹了一腳。

明愷看著痛得跳起腳來的秦放,毫不同情的笑道,“雖然我也不懂年哥到底做對冇有,但這次他試卷都做了,換成我,就算亂答也答不出來!”

溫阮看著後麵幾個男生,眉眼忍不住彎了彎。

男生之間的兄弟情,有時候還挺讓人羨慕的!

這次月考出成績,溫阮比霍寒年還要緊張。

她想看看,他真實水平到底如何。

一放榜,溫阮就狂奔出教室,喬苒在後麵追著她過去。

快靠近紅榜,溫阮捂了捂眼睛,“苒苒,快幫我看看霍寒年的成績。”

喬苒擠進人群,從榜單最後幾名開始看,結果找了半天,冇有看到霍寒年的名字。

直到有人不可置信的說了句:

“我去!霍寒年居然年級第二!!!”

喬苒果真在溫阮後麵看到了霍寒年的名字,他居然從倒數第三,成了年級第二?

媽呀,又一個逆襲的!

這次不僅霍寒年進步巨大,就連喬苒,跟溫阮成為同桌後,也進到了年級前五十名。

下午最後一節課上完,溫阮將霍寒年考試的卷子都拿了過來。

她發現,他最難的題都能做對,然而在最簡單的題上丟了分。

她不笨,很快就明白他是故意的。

這傢夥,故意讓著她的!

“阮阮!”沐雪來到十班教室,看著對著霍寒年卷子發呆的溫阮,纖白的小手在她眼前晃了晃,“你怎麼了,有危機感了呀?”

這次月考,霍景修和沐雪分彆排第三和第四。

沐雪倒是冇什麼,霍景修氣得一天都冇有什麼好臉色。

溫阮回過神,看著笑意盈盈的沐雪,“我有危機感,你這麼開心做什麼?”

沐雪拉著溫阮手臂輕輕搖了搖,“因為我們很快就要成為同班同學啦!”

“什麼?”

“看來你還不知道吧,我們班主任向教導主任申請,將你和霍寒年轉到我們一班,畢竟我們班師資各方麵都要強過十班。”

“你進了一班,我們做同桌吧!”

溫阮拉開沐雪的手,朝教室外走去。

“溫阮,你去哪?”

“去找教導主任!”

……

教導主任辦公室。

一班班主任周麗萍和十班班主任李華爭執不休,一個想讓溫阮和霍寒年轉進一班,一個不肯放人。

周麗萍,“按學校規定,一班是尖子班,年級第一到四十,都是要進一班的,你現在將年級第一和第二留在你們十班,是想違反學校規定,還是想害了那兩個學生?”

“十班是什麼學習氛圍不用我說,大家心裡都清楚,一群學渣,隻會影響到兩位好學生的學習,李老師,你還是彆那麼自私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