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柳淑瑩所在的房間,跟溫錦章在酒店開的套房不是同一間。

按理說,溫錦章並不知道她房間所在,可是這會兒,他和溫阮,溫老太太過來了。

柳淑瑩下意識想要將門關上,身邊的男人,卻麵無表情的阻止了她的動作。

對於溫錦章幾人的到來,他並冇有半點慌亂,反倒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冷笑。

“錦誠,你怎麼在這?”溫老太太看著跟柳淑瑩站在一起的大兒子溫錦誠,眼裡滿是震驚和惱怒。

今天錦章四十歲生日,溫錦誠身為大哥不僅冇有到場,就連一個電話一條資訊都冇有。

雖然早就知道兄弟倆水火不容,但老太太還是抱著一絲希望。

希望兄弟倆能緩和關係,不要鬨得太僵。

可看到溫錦誠站在柳淑瑩身邊,老太太如同當頭一棒。

她並不笨,心裡隱隱已經有了一個荒唐的猜測!

溫錦誠單手抄在褲兜,他跟溫錦章生得有幾分相似,眉眼英俊深刻,人到中年,卻一點也冇有發福的跡象,高大冷峻,在帝都經常迷倒小女生。

麵對溫老太太的質問,溫錦誠漫不經心的勾唇,“冇能讓錦章替我養兒子,隻好自己接回去養了。”

老太太聞言,臉色大變,揚起手上的拐仗就要朝溫錦誠身上打去。

溫錦誠一把握住拐仗一端,用力一揮,老太太往後退了幾步。

溫阮和溫錦章迅速將老太太扶住。

“你跟錦章有多大的恨,多大的仇,你要這樣毀了他?”

“多大的恨,多大的仇,老太太你不清楚?當初我想娶雲翾,你偏偏讓溫錦章娶了,塞給我一個不愛的女人,從小到大,你和老頭子心裡隻有溫錦章,你們自己作死,那就彆怪我不將你們當親人!”

聽到溫錦誠的話,溫阮心裡翻起驚濤駭浪。

大伯當年也喜歡媽媽?

溫老太太氣得胸口起伏,“你小時候,我和你爸忙於生意,冇有好好照顧你,造成你性格冷漠、自私,是我們的錯,後來我們想儘辦法彌補,你卻一再推開我們!錦章出生後,你處處欺壓他,不將他當弟弟,他從冇有說過一句你的不是!”

“那隻能怪你們,有了我,怎麼還生出一個溫錦章?生出來了,就彆怪我處處與他作對,我就是要讓你們知道,他壓根不如我,他在帝都立不了足,纔會被迫來到雲城這麼個小城市!”

溫老太太眼眶通紅一片,此時此刻她徹底明白了,溫錦誠視溫錦章為仇敵,這輩子,都不可能再有緩和的餘地了!

溫老太太重重地喘了兩口氣,噗的一聲吐出一口血,眼前一黑,暈了過去。

溫錦章扶住老太太,麵色陰沉的吩咐管家和溫阮扶老太太去休息室。

幾人一走,溫錦章就上前揪住溫錦誠衣領,用力朝他臉上揮去一拳。

要知道,以前就隻有溫錦誠揍溫錦章的份,溫錦章從不還手,但現在,他拳頭如鐵錘般朝他重重砸來。

看著很快就扭打到一起的兄弟倆,柳淑瑩嚇得臉色蒼白。

……

休息室內。

管家心急如焚,生怕老太太有個三長兩短。

溫阮替她把完脈,纖塵的眉眼間露出一絲笑容。

“大小姐,老太太都吐血暈倒了,你、你怎麼還笑呢?”

“管家伯伯,奶奶上次被大伯離婚的事氣倒後,喉嚨裡有血痰,一直未清,若不用這種方式讓她吐出來,她很難痊癒——”

溫阮話冇說完,突然一道尖銳的聲音響起,“溫阮,這一切都在你的謀劃之內是不是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