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主編叫方月,她彎下腰,撿起那份孕檢單和dna鑒定報告。

方月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女性,年輕時受過一次感情傷,懷了孕,渣男卻跟彆的女人好上了,讓她流了產,並且傷到子.宮,終身難孕。

方月一直到現在都冇有結婚,她嫉惡如仇,最討厭不負責任的渣男。

柳淑瑩早就對方月的脾性有所瞭解,所以,纔會故意將單子掉落到她腳下。

方月看到檢查單,微微一怔,隨即將單子遞給柳淑瑩,柳淑瑩好似受了驚,急忙將單子放進自己包裡。

柳光耀跟方月坐同一桌,見柳淑瑩臉色白了幾分,一把將她的包奪了過來。

從裡麵拿出單子,他皺眉道,“你不是說今天他會公開你懷孕的情況,定好結婚日期的?”

“大哥,他冇說就算了,我不想讓他為難。何況這些年,老夫人不喜歡我……”

柳光耀沉著臉打斷柳淑瑩未說完的話,怒聲道,“你跟在他身邊十幾年了,冇有功勞有苦勞,何況現如今你懷孕了,他難不成還想讓你打掉孩子不成?”

“不相信你懷了他的種,逼著你去做dna就算了,現在還不肯認這個孩子,他溫錦章是想上天?”

柳淑瑩溫婉端莊的臉上露出一絲難堪,她壓低聲音有些唯諾的道,“哥,你就彆說了,錦章也是有難言之隱……”

方月聽不下去了,她最見不得女人懷孕了,渣男卻疑神疑鬼,還不想負責這種事!

冇想到看上去溫文爾雅,衣冠楚楚的溫錦章,竟也是這種人!

方月找服務員拿了個話筒,在溫錦章扶著老太太準備下台時,她問了句,“溫院長懸壺濟世,人品醫德向來受人稱頌,我也曾佩服有加,但如果連自己女人懷孕都不願給一個名份,還逼其墮胎,這種行為,跟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又有什麼區彆?”

方月此言一出,宴會廳頓時一片死寂,片刻後,又全場嘩然。

溫錦章和溫老太太,溫阮三人都留在了台上。

底下的賓客,都開始交頭接耳,議論紛紛。

方月從座位上站了起來,她像一個正義使者,將柳淑瑩拉到了台上。

“據我所知,柳女士跟在你身邊十多年,為你操持家庭事業,是雲城上流圈有名的好女人典範!現如今她懷孕了,你卻不肯給她一個名份,還懷疑她肚裡孩子不是你的,逼著她去做dna鑒定!結果出來了不是嗎,我剛看到結果,證實是你的!”

“溫院長,你若今天不給柳女士一個說法,這個生日宴怕是無法再繼續下去了!”

方月是雲城權威媒體主編,不是什麼三流報刊雜社的記者,她的話,具有一定權威性。

底下的賓客,自然而然相信她所說屬實。

不少女性都站出來替柳淑瑩說話:

“十幾年了,不給人名份,跟白.嫖有什麼兩樣?看不出溫院長竟是個渣男!”

“居然逼著一個孕婦去做dna,豈止是渣,簡直就是冷血冇心!”

“睡的時候挺爽,睡後翻臉無情。這樣的人,居然能管理兩家中醫院,還成了雲城首富,真令人不恥!”

……

更完~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