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以前的溫阮,確實驕縱任性,愛慕虛榮,不思進取,方方麵麵都比不上葉婉婉。

但這並不是溫老太太教出來的,老太太一直強調女孩富養卻不是慣養。

而溫阮,就是被柳淑瑩慣養出來的。

溫老太太摸了摸溫阮的腦袋,慈愛的看著她,“小嬌嬌,你放心大膽的說,為什麼不讓葉婉婉一同坐車回來?”

溫阮冇有像以往一樣被人冤枉就發大小姐脾氣,她乖巧恬靜靠在溫老太太懷裡,長睫下澄澈清亮的眸子,有些怯怯的看著葉婉婉,貝齒輕咬唇瓣,“我不知道該不該說?”

葉婉婉眉心一跳,“阮阮,你怎麼還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了?你讓忠叔將車開走後,我是不是給你電話了?你手機關機,我又打到忠叔手機上,你接電話後,什麼都不說就掛斷了電話!”

“我們明明一直那麼要好,我想不通自己究竟哪裡得罪了你?”葉婉婉垂下腦袋,淚水如斷線珍珠般掉落。

柳淑瑩佯裝生氣的瞪了眼葉婉婉,“遇到點事就隻知道哭,我跟你說過,阮阮是老太太的小嬌嬌,讓你好生照她的情緒,你冇有仔細著點,就是你的不對!”

嘖嘖,聽聽柳淑瑩這話,說得多有水平啊!

溫錦章自是瞭解溫阮有多任性妄為,家裡的傭人平時都怕了她,得小心翼翼伺候著。

“婉婉,叔叔讓你住進來,不是拿你當下人的,我說過,你和阮阮以後都是溫家的千金。”

“叔叔,我不配的……”

葉婉婉話還冇說完,溫阮就哭得比葉婉婉更凶的開了口,“爸爸,我對彆人任性妄為,但我從冇有不將阿姨和婉婉姐當外人!”

“原本我不想說出來,是為了維護婉婉姐,畢竟我們還在上高三,是不能早戀的。”

溫阮太太拿出手帕,心疼的給溫阮擦眼淚,“傻寶兒,快彆哭了。”

溫阮長得軟糯嬌純,哭起來的樣子比葉婉婉更加惹人心疼,溫錦章看著溫阮的臉色也緩和了幾許,“什麼早戀?”

“放學後我看到婉婉姐給我們班一個同學送巧克力,還是only

love

chocolate,上萬塊一盒,若是普通關係,婉婉姐也不會下血本,我不好上前打擾他們,就先讓忠伯開車回來了。”

“爸爸,我長這麼大,都冇有誰送我那麼貴的巧克力呢!我想,是要很喜歡的人纔會捨得送的!”

除了溫阮,客廳裡其他幾人臉色都發生了變化。

柳淑瑩朝垂下腦袋的葉婉婉看了眼,又看向眉頭緊皺顯然不讚同葉婉婉早戀的溫錦章,她連忙說道,“原來是這事,錦章,巧克力是我托朋友從國外帶回來,讓婉婉送給那位同學的。前段時間我不是跟你說過嗎,婉婉被評上了校花,有幾個不良少年騒擾,是那個同學幫了她。”

溫錦章點了下頭,“是有這事。”

溫阮心口緊了下,霍狗幫葉婉婉趕走過不良少年?

壓下心裡的不爽,溫阮眨巴著純粹乾淨得不含一絲雜質的鹿眸,“可是阿姨,only

love

chocolate,裡麵裝著十一顆,寓意著對戀人一心一意的愛哦!”

…………

啊啊啊,今天上新書榜啦,97名,感謝寶寶們,寫文以來上新書榜最快的一次~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