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阮聽到了外麵柳淑瑩叫她的聲音。

跟霍寒年說了一聲後,溫阮掛斷視頻。

將門打開,看著一襲天空藍長禮服,看上去簡約大方又溫婉端莊的柳淑瑩,溫阮若有似無的勾了下唇,“阿姨找我有事?”

“馬上就要開席了,我來叫你去宴會廳。”

溫阮點了下頭,“我馬上就過去。”

柳淑瑩春風滿麵,和溫阮一起進了電梯,“我今天這套禮服是巴黎時裝設計大賽最新冠軍得主reborn所設計,全球僅此一條。”

柳淑瑩話音剛落,電梯裡另外兩位年輕女孩就驚呼道:

“是最近半個月火起來的那位服裝設計師reborn嗎?據說決賽主辦方收到她的作品,直接全票高分通過。”

“她為人低調,不喜歡拋頭露麵,巴黎總部尊重她的選擇,冇有公開她的資料,不過據說巴黎總部已經跟她簽了約,隻要她跟巴黎總部合作一年,一年後將允許她創建自己個人品牌,並且全麵進行推廣!”

“她參賽共出了三次作品,我在網上看到過,冇想到現在居然看到了真品!”

“哇,真的好好看,好驚豔啊!”

“這條應該是她初賽的作品吧,決賽的作品,更令人驚豔呢,據說她也是第一個不用親自到現場,就拿到了冠軍的設計師!”

“也不知道她是哪國人,不過聽說我們華國有位叫葉婉婉的設計師,才十八歲就拿到了第三名,要我說,也很厲害了好嗎?”

聽人提到葉婉婉,柳淑瑩唇角笑意加深,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。

溫阮將柳淑瑩的微表情看在眼裡,濃黑的長睫低垂,掩蓋住眼底的神情。

柳淑瑩看了眼垂著長睫,小臉上冇什麼表情的溫阮,不禁在心裡冷笑一聲。

婉婉回鄉下後進步了不少,巴黎時裝設計大賽冇有讓她失望。

第三名的成績,放在國內,已經是拔尖的設計師了!

而溫阮,除了溫家大小姐的光環,以後的差距,會跟她越來越大!

出了電梯,柳淑瑩看著先一步朝宴會廳走去的溫阮,摸了摸還算平坦的小腹,一臉諷意的跟了進去。

等她生下兒子,看溫阮在溫家還有什麼地位!

……

柳淑瑩進宴會廳時,溫錦章正在台上致感謝辭。

溫阮和溫老太太站在他身邊,三人其樂融融的樣子,刺痛了柳淑瑩的眼睛。

十幾年了,她費儘心思,好不容易讓三人心生隔閡,卻因溫阮的轉變,一切又回到了原點!

柳淑瑩朝溫老太太掃了眼,前些天她病得很重,她還以為她挺不過來了,冇想到今日見到她,氣色又恢複了不少。

一時半會兒,怕是盼不到她歸西了。

溫錦章講完話,溫老太太又說了幾句,全然冇有提到柳淑瑩懷孕的事。

柳淑瑩暗暗咬了下牙,朝站在角落的服務員使了個眼色,待服務員接收到她的眼神後,柳淑瑩起身,朝台上走去。

經過一張圓桌時,服務員過來,故作不小心碰到了柳淑瑩的身子。

柳淑瑩拿著的鑲鑽手包掉落到地上,其中一份孕檢單,以及dna鑒定單,掉落到了地上。

掉落的地方,恰好是跟溫氏醫院有合作的一家報社媒體的主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