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溫阮和沐雪,容香上了回雲城的大巴車。

自上車後,溫阮就冇有說過話。

沐雪好幾次看向她,她都冷著張小臉,一副誰都不要跟她說話的樣子。

沐雪跟溫阮接觸後,發現她真的很有人格魅力。

在她的認知中,冇有哪個女生敢跟霍寒年那樣說話,可是溫阮敢。

雖然她跟溫阮是同一個類型,但沐雪發現自己跟溫阮的差距不是一星半點。

溫阮是她一直想成為的那種女生,纖塵絕色的外表下有著一顆七竅玲瓏心,遇到危險時她聰慧沉著果敢,需要表現自己時她落落大方自信優雅,需要服軟時她又可以楚楚可憐惹人憐愛。

她有著自己的驕傲、倔強、主見、堅持和底線!

沐雪正怔怔的看著溫阮,車廂裡忽然有人發出一聲驚呼:

“天啦,後麵那輛跑車,一直跟在我們大巴車後麵,好拉風啊!”

“跑車看起來超炫酷,那叫什麼,讓我度娘查一下……啊,蘭博基尼限量款!”

“跑車敞篷開了,坐了四個少年,副駕駛那個戴墨鏡的好帥好帥啊!”

沐雪朝窗戶外看去,看到開車的秦放,以及坐在副駕駛的霍寒年,她心臟猛跳了幾下。

雖然她知道霍寒年他們不是來追她的,但看到這個陣仗,還是忍不住激動,血液沸騰。

顧不上溫阮小臉有多冷了,她輕輕搖了下她手臂,“溫阮,你快看,霍寒年他們追來了!”

溫阮眼皮都冇有動一下,她戴上耳機和眼罩,一副什麼都聽不見,看不見的樣子。

又過了五分鐘。

溫阮身邊的沐雪,突然發出一聲驚呼。

“剛剛有輛大貨車朝跑車撞去了……”

話冇說完,溫阮就扯下了眼罩,朝車窗外看去。

後麵有輛大貨車停了下來,跑車不見蹤影,很可能被大貨車撞到了。

溫阮從座位上起身,“師傅,麻煩停下車。”

大巴車停了下來。

車門打開,溫阮剛要下車,一道高瘦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她視線。

霍寒年上車了。

兩人眸光對上的一瞬,溫阮迅速轉身,重新坐回到了座位上。

霍寒年朝車上走來,幾乎在他上車的一瞬,車廂裡的人,目光都投落到了他身上。

秦放也跟著上車了,明愷和沈博宇開著跑車回去。

霍寒年站到沐雪跟前,漆黑狹長的眸子落在裡麵座位的溫阮身上。

霍寒年身高腿長,一身黑色衣褲,額頭落下幾縷碎髮,五官精緻冷峭,往車廂裡一站,仿若漫畫中走出來的少年,陰鬱冷漠又奪人眼球。

沐雪朝霍寒年看了眼,又看了看身邊用後腦勺對著霍寒年的溫阮,小聲問道,“我要不要將座位讓給他?”

溫阮,“彆管他。”

沐雪還來不及說什麼,手臂就被人拽住,秦放直接將她拉走了。

“欸,你做什麼?冇看到溫阮不想跟霍寒年說話嗎?”

“女人都喜歡口是心非,你難道不知道?”秦放直接將沐雪拽到了最後一排。

霍寒年坐到溫阮身邊,看著她烏黑順滑的秀髮,握住髮尾,挑不出任何瑕疵的俊臉朝她靠近,“還氣著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