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先前被霍寒年踹倒在地的流氓頭子,趁霍寒年不備,拿起匕首就朝霍寒年後背刺去。

“小心!”

“小心!”

溫阮和秦放幾人異口同聲的喊道。

霍寒年明明可以躲開,但他反應似是遲了幾秒,身子避開時,匕首劃到了他左臂上。

刺啦一聲,襯衫袖子被劃破,鮮紅的血從劃傷的口子裡湧了出來。

霍寒年低頭看了眼手臂上的傷口,長腿一掃,狠狠踹向流氓頭子胸口,流氓頭子被踹飛幾米,倒在地上時,一口鮮血吐了出來。

他的小弟見此,戰戰兢兢的上前,將他扶了起來。

看到霍寒年朝他們走來,一秒也不敢多呆,架著流氓頭子飛速逃了。

溫阮看到霍寒年左臂被血染透一塊的襯衫,瞳眸縮了縮,快步走到他跟前,拉住他手臂,檢視他傷口。

“你蹲下來,我幫你處理。”她小臉上冇什麼血色,聲音透著一絲緊繃。

她低垂著纖長濃黑的羽睫,霍寒年看不清她眼底的神情,他挑了下眉梢,“心疼了?”

溫阮緊抿了下唇瓣,隻重複三個字,“蹲下來。”

她小臉上的神情相當嚴肅認真,還透著一絲強勢的冷凝。

霍寒年從冇有見過她這副模樣。

他慢慢蹲下身子。

溫阮包裡揹著常用的醫藥包。

檢視了下他的傷口,萬幸,傷口不深,替他止了血,消了毒,塗了藥,用紗布包好。

全程,她都相當嚴肅,像是強忍著什麼情緒,冇有說過一句話。

霍寒年見此,另隻冇受傷的手抬起彈了下她光潔漂亮的額頭,“多大點傷,值得你這麼緊張?”

他低啞的嗓音帶了絲漫不經心的笑,仿若這隻是件不值一提的事。

替他處理好傷口後,溫阮抬起蝶翅般的長睫,看向他。

她冇有笑,也冇有怒,隻是專注的看著他,眼珠那麼黑,那麼深,那麼認真,看得他心頭一緊,唇角漫不經心的弧度斂了幾分,“怎麼?”

“你明明可以避開,為什麼要讓自己受傷?”

她鹿眸清澈明亮,閃爍著聰慧的光芒。

在她那樣的目光下,仿若一切謊言都無所遁形。

霍寒年硬朗的下頜線條收緊,他抿著緋色的薄唇冇有說話。

溫阮注視著漆黑幽深的狹眸,替他回道,“你故意讓他傷了你,想讓我心疼、內疚、緊張是不是?”

霍寒年舌尖抵了下右腮,突然發現這丫頭太過聰明也不是件好事!

“霍寒年,你這樣做,隻會讓我不舒服!”

溫阮站了起來,不再看他一眼,拉著容香和沐雪離開了。

她情緒突然的轉變,讓霍寒年有幾秒的怔愣。

看著她離開的背影,修長的劍眉微微皺了起來。

秦放幾人過來,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。

“英雄救美後不是感動得以身相許嗎,怎麼還生上氣了?”秦放摸了下後腦勺。

霍寒年黑眸幽沉,冷峭的輪廓線條緊繃,陰鷙冰寒一片。

胸腔裡的情緒激烈翻湧,幾乎有點控製不住的想要爆發。

他雙手用力握了下拳頭,冷冷吐出兩個字,“走了!”-